鸦片战争根本不是因为鸦片,真正反对鸦片的另有其人

原创: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墒道

微信公众号:墒道(shangdao2019)

不论是中国人,还是海外华人,只要一提到鸦片战争,都充满了民族耻辱感,不加思考的认为是:帝国主义想把鸦片卖给我们,我们不想买,于是帝国主义用船坚炮利打开了国门,强迫我们买他们的鸦片。

 

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如书上所写,是由于鸦片贸易引起的这场战争,那么当时中国都已经战败了,鸦片应该源源不断地、大肆地倾销到中国来啊!可为什么我们一直到20世纪中叶才收回租界,而鸦片贸易在20世纪初就停止了呢?

 

还有,到底是谁真正的在打这场鸦片战争,又是跟谁在打这场战争?

 

带着这些疑问,希望你读完本文后,面对这段历史,能多些思考和反思。

01

鸦片最初是药品不是毒品

 

有句关于鸦片的名言——“宗教就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它误导了很多今天的知识分子,让他们对鸦片和宗教产生了错误的联想。

 

在马克思的时代,西方人还不知道鸦片是毒品,也不知道鸦片会上瘾。当时的鸦片是麻醉药,医生给病人动手术之前,会让病人服用鸦片,起到止痛的效果。

 

马克思这句话的原意是:宗教让那些活在苦难中的无产阶级广大群众被麻醉了,以至于他们感受不到自己的痛苦。

 

所以,鸦片最初只是作为止痛药品被人们认识,也没有法律禁止鸦片,鸦片贸易当时是合法的。

02

鸦片战争的导因是什么?

 

鸦片战争的导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中英之间会发生两次战争?不同的史学家提出过不同的理论。最简单也是最为中国人接受的一个理论就是:英国人想把鸦片卖到中国,中国不肯买鸦片,所以两边就打起来了。

 

其实,这个理论根本与当年的历史事实不相符!

 

中国的确有像林大人这样的清官反对鸦片。但是,清政府从上到下,从地方到中央,不只是默许鸦片贩卖,甚至是支持贩卖鸦片。如果英国不把鸦片卖到中国,他们自己也要种植鸦片。

 

所以,不是中国人不想要鸦片,英国人硬要把鸦片卖给中国人。事实情况是中国人想买鸦片,英国人也想把鸦片卖给中国人。

 

鸦片战争背后有一系列很复杂的历史因素在里面,我们必须仔细思想和查考。

 

03

根本原因:文化战争

 

哈佛学者,东亚历史权威,张馨保教授在《林则徐和鸦片战争》(Commissioner Lin and the Opium War),把他对鸦片战争的诠释浓缩为一句话:Culture War Theory(文化战争)。

 

因为两个不同文明、不同价值观,在全球化、现代化的过程中产生了冲突,以至于导致了这两次中英战争(鸦片战争)。

 

张馨保教授认为:两个文化有什么不同呢?中国当年是一个农业社会,儒家社会,已经几千年没有变化了。在清政府已经走向晚清的时代,它需要转化却一直没有转化,这是中国当时的处境。

 

鸦片战争前的世界与中国

 

而英国,当时是一个工业社会,工业革命把英国彻底改造成了一个现代化国家,它是capitalistic(资本主义的)社会,是一个progressive(激进的)社会,是一个restless(停不下来的)社会。大英帝国统治下的资本主义被马克思称作:万恶的资本主义!这是一点也不错的。

 

当两个社会、两种文化相撞的时候,产生的冲突,导致了两次中英战争,中国人称之为“鸦片战争”,其实不应该被称为“鸦片战争”,因为导因不是鸦片。

 

04

战争原因的追溯

 

张馨保教授对两次鸦片战争背后原因的分析,可以一直追溯到汉朝。

 

从汉朝以来,中原的统治者就一直自称为“天朝”。在周朝时,就有了“天子”,普天之下叫做“天下”,周人信“天”,而“天子”就是天与地之间的“代言人”。

 

但周朝讲“天下”,还没有讲“天朝”,直到秦始皇“一统天下”时,也还没有讲“天朝”。汉朝时,“天子”自称自己的朝代叫“天朝”,只要不是“天朝”的“化外人”都是“野蛮人”。

 

所以,从汉朝开始,中原的“天朝”和邻国的外交关系,一直就是“宗主附庸”的关系,一直就没有平等的关系。不论是外交上,还是贸易上都没有平等关系。

 

05

贸易是对你的“施恩”

 

因为,中国地大物博,本身就是个小宇宙。中国不需要和邻国有外交,就可以自给自足。所以,中国在历史上进行的几次锁国政策,完全都没有问题。

 

中国一直到清朝末年,都还没有一种平等交易的概念。中国人根本不需要外国人的任何东西,中国人自己生产、发明的东西,就足以让中国成为全世界最富足的国家。任何的贸易对中国人来说,都是“天朝”对那些“未开化民族”的“施恩”。

 

诚然,在工业革命之前,一直都是这样。中国不需要跟外国人有外交,不需要跟其它国家进行贸易。

 

可是,到了工业革命之后,这个泱泱大国就变成了井底之蛙。英国都进行了工业革命,清政府还在那边夜郎自大,还以为西方人都是未开化的野蛮人。

 

当时清政府规定:洋人要与我们天朝进行贸易,只能在广东的香港。为什么在广东呢?因为在那个时代,广东被称作“南蛮”,是蛮荒之地。

 

清政府认为:你们这些外国的长毛野蛮人,你们如果要想跟大清贸易的话,就只能跟我们民族里的野蛮人进行贸易。所以,就让他们跟“南蛮”打交道。他们没有资格到北京,天津,甚至山东这些地方去,只能去蛮荒之地。

 

英国人眼中的道光皇帝是这样的

载于《伦敦新闻画报》1842年6月4日的道光皇帝画像。

 

我们眼中的英国船:当时中国人称之为“火妖怪”

 

06

极不平等的“公行制度”

 

1842年签订《南京条约》之前,西洋商人只能在广东经商,而且必须服从1720年清政府制定的“公行制度”。

 

1752年开始清廷就规定,每艘来到中国的商船到达广东港后,每艘西洋船上都必须要有一个中国商人,称为“行商”。

 

行商有3个职责:

 

第一:决定商品价格

 

洋人带来的钟表卖多少钱,不是洋人能决定的。虽然他们是生产者,把商品带来贸易,但是赚多少钱,价格自己不能定,是“行商”定的。“行商”定价之后,自己要收取多少,也是“行商”定的。

 

“你们外国人,如果不喜欢,那你们就走,我们也不在乎!” 所以,西洋商人来到广东经商,是非常痛苦的。他们自己连价格都不能定!

 

第二:监督“彼夷”

 

“行商”在公文中称洋人为“彼夷”,清政府认为:洋人没有受过儒家思想的熏陶,信的是耶稣教,是非常不开化、非常野蛮的宗教,是需要被监督的。

 

第三:代售商品

 

西洋人所要销售的商品,不能由西洋人自己卖,必须由“行商”替他们代售,代售还要收取回扣。

07

赤裸裸的歧视和欺压

 

洋人在广东的生意做得非常的辛苦,不仅受 “行商”的欺压,同时还要受当地政府的欺压,必须缴很多的税款,包括四项主要税款(交给清政府)。还要对10个政府部门和商务机构,缴交各样的费用。

 

“行商”在帮洋人代缴各种税费时,还会私自编造各种名目,装入自己的腰包(例如进港费)。

 

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规定,令西洋人在中国觉得非常痛苦。比如,商船只能停靠海港,不能驶入运河;上岸也只能停留港口,不能往内地走;还不能带女人入境。

 

“公行制度”的反应两个赤裸裸的歧视:第一,是对外国人的歧视;第二,对商人的歧视。

 

在中国传统社会理念中,士、农、工、商,“商人”阶级是最低的。

 

西洋商人,既是外国人,又是商人。所以他们是卑贱中的卑贱,就应该被整个社会制度践踏。用以践踏他们的制度,就是清政府制定的“公行制度”。从18世纪初到19世纪末,西洋商人一直遭受清政府的践踏。

 

1834年8月号的英文报纸《中国丛报》中将“夷目”(外国人头目)译成“barbarian eye”(野蛮人的眼睛),这一译文激怒了英国官员。图为1832年创办于广州的《中国丛报》第一卷。

 

08

站在双方立场看问题

 

站在中国的立场上,大清的意思很明显:我们不需要你们,就是不想和你们洋人做生意!

 

你们为什么要来和我们做生意呢?干嘛非得把你们的东西卖给我们,我们不想要你们的东西,我们不需要你们的东西。

 

你们来跟我们做生意,被我们践踏,又觉得自尊心受了伤害。我们中国人闭关锁国,就让我们锁国好了,你们洋人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和世界同步,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的社会现代化?

 

我们没有妨碍谁,这么想、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但是,西方现代主义有一个很核心的精神:就是要把别人变得都和自己一样,这就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精神。

 

整个东印度公司的目的,其实就是利益。尊严可以被践踏,只要能够得到利益,他们不惜一切。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但是,当西方人的尊严,被践踏到一个地步他们就受不了了,就要来打中国人。

 

09

万恶资本主义者的办法

 

一开始只有东印度公司的商船能来到中国,其他欧洲商船都必须经由东印度公司来中国。中国和东印度公司的贸易是一个不平衡的贸易如上文所述,中国有西方人想要的一切东西,西方人的东西中国人不屑一顾。

 

西洋人只是一些钟表、工艺品,有趣但没有很大的市场,市场需求很小。而中国有两件东西,在欧洲有庞大的市场需求:茶叶,大黄(香料)。

 

所以,东印度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向中国购买这些商品。但是,中国又不想买东印度公司的东西——贸易就失去平衡了。导致东印度公司不断亏损,这时万恶的资本主义者想出了一个办法:鸦片!

 

东印度公司开始向中国贩卖鸦片,这成为东印度公司在国际贸易上的一个主要收入。东印度公司在东南亚种植鸦片之后,把它卖到中国。

 

1840年,鸦片的总交易量是37,000大箱。到1850年时,从37,000箱变成70,000大箱。用鸦片换茶叶和大黄,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者想出来的办法!

10

鸦片甚至变成了货币

 

到19世纪末,英国政府已开放私人贸易公司在中国经商,就不需要经过东印度公司了,许多的私人商船就运送鸦片到中国来。

 

这导致当时中国鸦片的普及到了一定程度,在云南,鸦片已经成为了一种流通的货币。当地,不要大洋银子,用鸦片买东西。许多中国农民也不种田了,改种鸦片,整个中国都对鸦片上瘾了。

 

中央的官员、地方官员、老百姓,所有阶级都染上了烟瘾。

 

一开始,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对身体有害,会造成毒瘾。而英国人,一开始就知道,所以英国人自己不吸鸦片,却把鸦片卖到中国,为的是不让他们的商人在国际贸易上亏损。这就是邪恶的资本(帝国)主义!

11

林大人的思想局限

 

19世纪末,中国出现了一位英雄林大人。

 

林大人 (清朝道光时期大臣、民族英雄)

 

林大人是大清朝难得的一位清官。但是,林大人不懂英文,对西方文化也缺少了解。所以,虽然他很伟大,但思维还是受了时代和文化的局限。

 

第一个局限:错误地认为英国人如果不在中国做生意,英国的经济就会瘫痪,中国人和他们做生意是“施恩”给这些 “蛮夷”。

 

而事实上,当时的大英帝国如日中天,它并非一定要和中国进行贸易。

 

当然,英国跟中国贸易刚开始是亏损的。但有了鸦片之后,英国就不亏损了。它完全可以不跟中国做生意,他还有印度、非洲、澳洲、美洲……

 

当时,大英帝国取代了西班牙,自称是“日不落帝国”。原先这名字属于西班牙,后来成了英国的了,意思是全世界都有它的国土,大英帝国的国土总是被太阳照耀着,帝国的太阳是不会落下的。所以,它可以不跟中国进行贸易。

 

当然,关于这个误会,林大人很快就知道了。

 

第二个局限:持守“明儒实法”的施政方针

 

中国虽然是儒家社会,但历朝历代的政府在施政时,都是用法家的手段在施政。他一直认为要用严厉的方针,严厉地执行“公行的政策”,就能除去奸商,只留下那些正直的洋商……

 

第三个局限:不加证实就认定英国从中国进口的大黄和茶叶,是东印度公司的主要收入,而他认为鸦片只占这个收入的一小部分。

 

林大人认为:鸦片贸易的利润,对东印度公司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为什么还要卖给中国人?为此他感到很气愤!

 

第四个局限:认为英政府并不支持东印度公司向中国贩卖鸦片,所以他认为很简单,向英国政府报告东印公司在我们这里卖鸦片,你们自己解决,把那些人抓回去。但他很快发现并非如此,原来东印度公司的背后,就是大英帝国的海军。

 

于是,林大人带着这四个误会,在与洋人交涉的时候,受到了很多局限。

12

有中国特色的抓捕

 

1839年,林大人下令废止东印度公司在广东所有的交易,下决心根除鸦片在中国的祸害。雷厉风行地禁止了东印度公司在广东所有的交易。然后,扣押了东印度公司在广东的所有货物(包括鸦片),迫使西洋商人缴交所有的鸦片。

 

林大人错误的认为这些西洋商人大部分是好的,是不想卖鸦片的,就只有一个坏蛋在背后主使,这个坏蛋叫颠地(Lancelot Dent)。只要把这个人抓了,英国人就不会再卖鸦片到中国了。

 

所以,林大人在1839年3月22日,把颠地(Lancelot Dent)抓了!

 

关于林大人抓捕颠地(Lancelot Dent)的方法,也很有中国特色!

 

在法制社会,如果警察要抓人,会先向被抓者出示“拘捕令”。但是,在抓捕的过程中,林大人并没有拘捕令,也没有差派衙门的捕快去抓人。而是用了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方法!

 

林大人对颠地(Lancelot Dent)说:“我一直很喜欢你,没有机会认识你,所以请你来我家喝茶”。颠地(Lancelot Dent)“受宠若惊”应邀前往。林大人一见这个傻瓜真的来了,就把他抓捕了。

13

没有公平审判的抓捕

 

当时大英帝国驻华商务总监、大英帝国的海军队长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听说有一个英国公民被清政府抓了,就去向清政府要人。

 

因为,在当时的清政府还完全没有fair trial(公平审判)的观念,更没有法制观念。

 

比如当时,清政府如果听说哪有革命党,就会去村里抓人。抓到两群人,一群是革命党,一群不是革命党。衙门在审案的时候,就把他们带到城隍庙,问神明哪群人是革命党。怎么问神明呢——掷签决定,掷到哪一群人,哪一群人就是革命党,然后全部拉去砍头。当时的清政府就是这样审案的!

 

有几次英国人被清政府抓了,就这样被不分青红皂白的给砍头了。

 

因此,当时如果英国人在中国犯法,须由大英帝国的海军来审理,如果要处刑,也是由大英帝国的海军来处刑。以确保他们受到fair trial(公平审判)。

 

于是,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跑到林大人的府上说:“我们的英国公民被你们抓去了,我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请你把他交回来,我们一定会好好地审讯,如果他犯了罪,我们也一定会处罚。”

 

而林大人竟然觉得对方自投罗网,把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也抓了。

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是驻华商务总监,等于是代表英国女王的驻华使节,就这样被林大人简单粗暴地给抓起来了。

林大人之后,又扣留了在广东大概350多个西洋商人,长达47天,最后,终于逼得这些洋人交出了鸦片、并且全部焚毁。

 

林大人认为他用这种手段,终于得胜了!他觉得对付这些“野蛮人”,就要用这种野蛮的手段。他以为自己得胜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中国人眼中的英国水手是这样的

 

14

英国海军封锁广东港

 

当时,英国有个商人叫威廉.杰尔丁(William Jardine)去见英国首相帕默斯顿(Palmerston),请求首相下令封锁广东港。于是,大英帝国的海军,就封锁了广东港,广东的船只没有一艘可以出去。

 

借此向清政府提出以下4点要求:

 

1,要为英国人在广东所受的羞辱,作出充分的道歉;

 

2,要为林大人所没收的鸦片,支付赔款;

 

3,要签署一个公平交易合约,以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当时英国试图要废掉不平等的“公行制度”,建立平等的贸易制度,不愿意清政府再用野蛮的方式,把英国人当野蛮人对待);

 

4,开放更多商港进行外贸。

 

(PS:最后签订的《南京条约》,基本上也就是英国人想要达到了以上这些目的)

15

双方相互的封锁

 

英国的舰队就封锁了广东港,不许英国的船只进去,也不许中国的船只出来。

 

但是,当大英帝国的海军封锁了广东港后,还是有很多英国的商船想驶入广东港,金钱的驱使,使他们宁可被野蛮地对待,也要赚钱,不顾一切的想要赚钱。

 

林大人也做出了回应:你封锁我们没关系,我们也封锁你,反正我们根本不需要你们!于是,林大人也封锁了广东的商港,不让英国的船只进来。

 

英国船只无法进入广东港后,便撤退入澳门、香港暂时落脚,等待禁令解除。

16

英国水手打死林维喜

 

1839年5月,停靠在香港的英国商船中,有一些水手在尖沙嘴下了船。当年的尖沙嘴还只是一个荒凉的小村子。商船的一些水手和尖沙嘴的一些村民发生了肢体的冲突,不小心打死了一个村民叫做林维喜。

 

注意,打死林维喜的不是英国海军,英国海军的素质很高,可是英国水手的素质很差,打死林维喜的是英国水手。

 


背景知识:

英文中有个动词叫“shanghai”,“shanghai”作为动词(verb.)是“强拉船夫”的意思。

 

20世纪初,上海已经成为一个贸易中心,英国很多商船都跑到上海。那个时候,很多船上的水手,都是被当时英国的有钱人在英国本地“拉夫”当水手,那些人不想上船当水手,但被英国的土豪劣绅强拉来在船上当苦力。

 

拉来的也都是白人,因为那时已禁止黑奴制度了。这个拉英国乡下白人上船当水手、苦力去上海的动词,在英语中就叫“shanghai”。

 

所以,这些水手实际上都是被强拉来的,他们酗酒、打架是英国素质最差的一群人。

 


就这样,一群素质很差的英国水手和尖沙嘴的村民,因为口角,发生肢体冲突。当然,英国水手身体比较强壮,就把一个叫林维喜的中国村民给打死了。

17

英方公开道歉并赔偿

 

事发之后,英国海军舰长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立即公开道歉。他以大英帝国代表的身份,代表女皇向尖沙嘴的村民道歉,并提出200英镑(约427,200元)的悬赏,要查出打死了林维喜,要判其死刑。

 

同时,他拿出1,500英镑(约3,204,000元)赔偿给林维喜家人,另外又给林家100英镑(约213,600元)。主要是怕当地衙门知道林家得了1,500英镑的巨额赔偿后,讹诈林家,让他们交税。

 

此外,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还拿了100英镑(约213,600元)给尖沙嘴的全体村民,以表达他真诚的歉意。

 

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真诚地认为:“这件事是我们英国人的错,必须道歉!虽然现在中英关系紧张,我们的错就是我们的错。”

18

不耐烦的林大人

 

找到几个嫌疑犯后,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就一个一个审讯、调查。当时的审讯过程,已经很现代化了,所以需要时间,不能随便乱定罪。他用了很长的时间,很仔细的审问,到底是哪一个人杀了林维喜。

 

结果,林大人不耐烦了,林大人认为:事情很简单,你们英国人杀了一个中国人,一命抵一命,你们就随便交出一个英国人,让我们杀掉就可以了。

 

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说:“当然不可以啊,我一定要查出真正的杀人犯,不可以拿一个无罪的人去抵罪。”

 

不难看出,中英双方的思维天差地别。中方认为,你们英国人杀了人,随便交出一个英国人给我们杀,这就叫公平。英方认为,谁杀了人就去偿命,没有杀人的不可以去偿命,杀了人却又不偿命这也是不公平。

 

两边对“公平”的看法很不一样,林大人非常的不耐烦,导致双方关系越来越紧张。

19

误会导致双方开火

 

1839年5月,林大人在这种紧张的关系下,做了一个决定:有条件地开放广东商港,即西洋商船可以驶入广东港,但要听命清政府。

 

当时,有一艘英国商船叫Volage,违抗了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之前下的“不许英国商船进广东港”的命令,擅自进港。所以,查尔斯·义律(Charles Elliott)下令开炮以阻止这艘船进港,就发了一炮,打在Volage的前面,对它表示警告。

 

结果大清水师一听英军开炮了,就立即开火,两军就打起来了。这就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中英战争(也叫第一次鸦片战争)。

 

出于误会,两边本来可以不打的,却打了起来。而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文化起了冲突!

鸦片战争中服役的复仇女神号

 

20

两边都不想停止鸦片贸易

 

这次战争不应该称为鸦片战争,因为,鸦片不是这个战争的导因。

 

我们一直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中国是反对鸦片交易的,而英国是支持鸦片交易,以至于两国才打起来。

 

但事实上,当时中英两国都不想停止鸦片交易,清政府其实是允许鸦片交易的,他们可以靠收取重税,来获得巨大利益(还记得前面提到的“公行制度”吗,鸦片在中国是由中方定价,中方代售,并且抽取重税),清政府和英国鸦片商官商勾结,两边都不想放弃。

 

对,中国有林大人反对鸦片交易。但是,林大人是极少数,林大人在清政府里是被排挤的。为什么林大人是“悲剧英雄”,就是因为林大人的立场,不代表大清国的立场。不只是朝廷,中国的农民都纷纷放弃种植农作物,改种鸦片。

 

而清廷的态度不光是视而不见,根本就是公开支持。前面也提到了,中国的云南省当时已经普及到用鸦片作为流通货币。

 

清政府即使不向东印公司购买鸦片,仍然会自行生产、或是向南洋的其它国家购买。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个理由,使得英国鸦片商向英国政府辩称:向中国人贩卖鸦片无可厚非。

 

他们在英国国会的辩词是这样的:“就算我们不贩卖给中国人,中国人也还是会种,或着向别人买。所以,中国人吸鸦片上瘾是他们自己的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卖鸦片给他们是无可厚非的。”

21

谁是真正与鸦片争战的人

可是,有一群人是真正地在跟“鸦片”在争战!他们打的那场仗,才是真正的鸦片战争。

 

自从马礼逊来华之后,西方的宣教士大批涌入中国。他们当中有不同国籍、不同的神学立场。可是,反对鸦片贸易这个议题上,他们的立场是完全、绝对一致的。他们一致反对英国政府贩卖鸦片到中国来。

 

当时,在中国有一个叫Whitehead的牧师说:“The missionary in China areabsolutely one on this important question of opium traffic.(在反对鸦片贸易这个使命上,来华宣教士是完全一致的。)”

22

不愿在祖国的罪恶上有份

 

第一批证明鸦片对身体有害的,就是英国的医疗宣教团队。

 

其实,英国本地的医生和科学家,他们早就应该知道鸦片有害。可是,他们从来不用实验证明,他们不知道鸦片有害,是因为他们“选择不知道”

 

而他们“选择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知道在中国贩卖鸦片,会给他们的祖国带来极大的利益。他们“选择不知道”,是因为这些万恶的资本主义者,没有把中国人当人来看!他们没有看到中国人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所造的,有尊贵的形象的人。

可是,英国的基督徒不一样,这些宣教士,他们爱中国人的灵魂,他们没有办法视而不见!英国的科学家、医生不愿用实验证明鸦片是毒,这些宣教士就来证明。

 

美国宣教士杜步西等人成立中国禁烟会,并出版了《100多位医师对中国吸食鸦片问题之看法》,陈言鸦片危害,获得时美国总统和国会支持。

当时的英国宣教士和基督徒,不愿在他们的祖国的罪恶上有份,便一致反对他们的帝国。

 

当时有一位牧师名叫格瑞斯·约翰(Gris John),很多英国的基督徒国会议员引用他的一句话,他在国会中反对英国的鸦片政策。他说:“我们不可以因为防止中国人自杀,我们就去杀他们,中国人自己会吸鸦片,是不对,但我们不可以因为防止他们自己种植鸦片,我们就卖鸦片给他们,这个是很简单的伦理。”

英国伦敦会宣教士  格瑞斯·约翰(Gris John)

可是,尽管宣教士证明了鸦片的毒性,他们发动的“反鸦片运动”,仍然遭到极大的阻力。不但遭到英国帝国主义、东印度公司、资本主义的阻力,更大的阻力其实来自清政府、国内民众!

 

23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圣经·诗篇》第1篇)”

这些英国基督徒,为了“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宁肯被自己的同胞唾弃,宁肯不顾自己祖国的利益。因为,他们爱中国人的灵魂,他们爱基督神的国度!

 

当年,欧洲的宣教士们作了一个约定:绝不搭乘运载鸦片的商船!因为他们相信,上帝所喜悦的人,是绝“不站罪人的道路”。他们不从恶人的计谋,所以载运鸦片的商船,他们绝对不肯上。

 

那怎么办呢?当时从英国和欧陆驶出的商船全部都有鸦片,但是英国驶向美国的船是没有鸦片的,因为英国人不对美国人贩卖鸦片,而美国驶向中国的船也不载鸦片。所以,英国和欧洲的宣教士到中国来,他们都是坐船先到美国,再从美国坐船到中国。

 

 

可是,你知道吗?

 

当时,即使是从英国或欧陆直接坐船来中国,都需要3-4个月。从英国坐船到美国,需要一百多天横渡大西洋,再从美国再坐船到中国,又需要一百多天横渡太平洋,还有等船的时间。

 

因为拒乘载有鸦片的英国商船,他们差不多要多花半年时间才能到中国。

 

在没有飞机、内燃机、现代导航的19世纪,交通很不发达,船上淡水、食物储备有限,常常要忍饥挨饿,而且随时会有丧命危险。

 

24

那美好的仗他们替我们打赢了

 

1865年,美国宣教士丁韪良出版了专书,论述鸦片危害,以及有关鸦片贸易的法律问题。

 

1868年,《中国丛报》从创刊开始就不断用中英文刊载各地宣教士,反对鸦片贸易的文章。

 

1874年,在中国的西方宣教士成立了“英华禁止鸦片贸易协会”,号召所有的宣教士积极地向英国报告鸦片的害处,并且呼吁英国禁止鸦片贸易。“内地会”负责人英国宣教士Benjamin Broomhall汇编中国境内140多年来,宣教士禁烟的言论《在华宣教士禁烟言论集》《吸食鸦片的真相》《英国的罪恶与愚蠢》出版以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英国宣教士海班明 Benjamin Broomhall

 

1888年,宣教士戴德生在伦敦“第三届国际宣教会议”当中指出:“英国的鸦片在一个星期里面,对中国人所干的坏事,抵消了西方在华的宣教士,用整整一年时间所做的善事。”戴德生并且呼吁全英国的基督徒,投入反对鸦片贸易的祷告以及行动当中。

 

戴德生,1853年来华,1905年去世,去世前,建立101间戒烟所,帮助约40万人戒掉烟瘾。

由于宣教士们在民间积极地活动,英国的基督徒终于认识到鸦片危害中国的罪恶,最后做出了实际的行动。禁烟派终于在英国的议会当中占了多数,西方各国也同时受基督教道德谴责的压力,迫使英国政府在1906年通过:从1908年开始,十年之内,每年减产十分之一,到1917年彻底地停止鸦片贸易。

 

1909年在上海,以及1912年在荷兰海牙,分别召开了两次国际会议,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国、意大利、日本、荷兰、伊朗、葡萄牙等国共同协议,全面禁止鸦片、以及毒品贸易走私。

25

尾声:别再让宣教士再背锅了

 

鸦片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一百多年了,已经成为前前朝的历史。可是,很多国人今天一提到那段历史,仍旧活在耻辱和仇恨中。

 

是的,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里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是的,帝国主义用船坚炮利敲开了我们的国门!是的,帝国主义当年烧了我们的圆明园!

 

但是,请不要再说当年的宣教士们是帝国主义的“帮凶”、“乘着炮弹飞来”、“思想侵略”,这个黑锅他们已经背了一百多年了。

 

鸦片贸易危害的是中国人,受益的是英国(西方)人,还有清朝贪官和奸商。哪有“帮凶”、“思想侵略者”会冒着生命危险,拒乘载有鸦片的商船,绕道大半个地球来中国。一边帮中国人戒烟,一边积极反对“对于自己祖国有利的鸦片贸易”!

 

今天,我们正在崛起,正成从“大国”走向“强国”。可是,如果一个国家连面对事实的勇气都没有,我们不禁要问:它真的“大”吗,真的“强”吗?(END

 

 

(特别感谢和备注:本文主要内容整编自曾劭恺博士《宣教士的鸦片战争》讲座,特别感谢曾劭恺博士。推送本文前多方尝试联系曾劭恺先生本人,但一直没有联系上曾劭恺先生。公众号后台又有很多人跟笔者催更,所以就先推送了。关于版权问题,曾劭恺如果任何意见或想法,欢迎与我们联系。)

参考文献:

01,曾劭恺博士,《宣教士的战争》

02,张馨保教授(哈佛学者),《林则徐和鸦片战争》(Commissioner Lin andthe Opium War)

03,庄政诚,《CXCY〈诚心呈义〉史说中国(六)鸦片战争》

04,王龙,《揭秘:林则徐究竟应该对第一次鸦片战争负什么责任?》

05,中国国家历史,《鸦片战争:体面与撒谎》

06,谷穗的博客,《鸦片、中国历史与传教士》

整编:溪水旁 

资料/配图/排版:辛颖

审稿:李李     

图片来源:网络

往期阅读 

 

抹黑、掩盖、删改……八国联军、庚子事件不为人知的那些事

清华校长梅贻琦:用47年的儒雅给教授“搬椅子,端茶水”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的内容由作者竭力本着认真负责、严谨求实的原则,利用业余时间大量采集各类信息编写,并免费提供读者欣赏。本公众号声明并不能对所参考、引用、转载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读者提出任何疑意请在第一时间后台留言,作者将在第一时间作出回应,以尽可能减少潜在如有的损失,敬请谅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