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十问崔永元》里的逻辑谬误

大生刘蟾 明精舍

逻辑,一直是我们国家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我们从小就缺乏逻辑教育和训练。 导致的结果是,中国人普遍“逻辑差”、“不讲理”,理所当然容易“ 被洗脑”、“被忽悠”。 在公众事件的辩论中,逻辑尤其重要,有助于深入问题、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可惜现实往往是网友们胡搅蛮缠不讲理,最后一锅粥、被带偏。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那么容易被舆论操控的原因。 今天被刷屏的,是冯小刚《十问崔永元》。下班后看了看,发现其通篇逻辑硬伤。犯了很多典型的逻辑错误。 冯、崔事件过程,不再赘述;冯、崔之间的过节,也不是本文关注的重点。 这里将以《十问崔永元》为例,分析一下我们常犯的逻辑谬误。

继续阅读冯小刚《十问崔永元》里的逻辑谬误

手把手,教你制定科学训练计划

前言:本文来自于 Ruki 姐的一位任职 S&C 教练的好友,数位 USAPL 全国冠军、IPF 世界锦标赛精英运动员的教练。避免广告之嫌,征得同意后在此隐去姓名。

本文适用于对于力量训练有一定理解的爱好者,如果你是纯小白,这里有一篇更加基础(也更加简陋)的介绍

继续阅读手把手,教你制定科学训练计划

我的城市丛林故事 – 张瑜

张瑜,博物插画师、自然观察者。

哎哟,我说这跟儿时的童话太相符了。当即决定,无论什么困难,今后几年给刺猬了。

我的城市丛林故事

张瑜

大家好,我叫张瑜,我是一名自然科学插图师。

这就是我画的一些画。我们画的这些画跟普通画有点不太一样,甚至有点怪异。这种图有很强的表意性,它需要表达很多自然科学的信息。

比如左边这张表现的是水仙整体的植株形态,根、茎、叶、花都包括。右边是用剖面的方式讲杓兰跟传粉昆虫之间的一个关系。

 

这张图讲的是螃蟹的内部结构,它的内脏和各部分器官都有。

继续阅读我的城市丛林故事 – 张瑜

察“颜”观“色”-浅谈水草病因分析 – 无眠

前一段时间我写了一篇水草病症的帖子,本已打算发表。
但最终还是被我丢弃了,上万字的东西啊~
我自己看着都累的东西,就不要劳烦别人了。
我觉得,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其实并不太需要知道原因,而是只需要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我想还是换个方式来写,写写我们是如何才能知道“该怎么办”的。
本文的重点在后面,如果看前面感觉仍然很累,那可以先掠过不看。
版权问题,老规矩。CNFISH之外转载,请先征得本人同意~

时常看到有的朋友来论坛发帖问“我的水草怎么了?”“缺肥了吗?”“要死了吗?”
通常,我总会要求这些朋友上一张草的照片看看,顺便也附上养植的条件作为参考。
所谓察“颜”观“色”,就是观察水草的状态,通过水草的体形、颜色、生长形态、生长速度等等外在表现,判断水草的健康状况。
学会察“颜”观“色”,是一个水草新手迈向老手阶段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当你能够做到用眼睛就能看出问题的时候,你就是一个老手了。
在这里,我不打算拾人牙慧,网上已经有很多水草病症原因的文章,只要求助万能的百度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我只想总结一些方法和思路,供大家参考。

继续阅读察“颜”观“色”-浅谈水草病因分析 – 无眠

丧尸真菌比我们想象的都更加恐怖 | 果壳网

操纵蚂蚁爬上高处,在这里死去并散播孢子。我们已经知道蛇虫草菌的恐怖故事,但没人猜到它控制蚂蚁的方法。

有一种热带真菌会寄生在蚂蚁体内,吃蚂蚁的身体来获取营养。等它生长到一定程度,会操纵蚂蚁离开蚁巢,寻找一片草叶,爬到正好25厘米高度,并挂在那里。真菌的孢子将从这里散落,感染其他蚂蚁。

这就是偏侧蛇虫草菌(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它的生活史是自然界最可怕的恐怖故事之一。它还是 The Last of Us 里感染人类毁灭世界的那种真菌的由来。

被寄生的一种木匠蚁,以及它体内的菌丝。图片来源:Sandra B. Andersen et al. 2009
继续阅读丧尸真菌比我们想象的都更加恐怖 | 果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