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巴黎圣母院失火的评论

又一篇关于巴黎圣母院的评论。
一位初中生朋友写的。
写的很好,值得花点时间给转个长图。

——————–
by 远行客 (现在没有长成“圆型客”吧?)
——————–

虽然有点晚,但是说一下对于巴黎圣母院被毁的一些想法,以及对于中国网络上一些与世界相反,拍手叫好、幸灾乐祸的声音的看法。 继续阅读关于巴黎圣母院失火的评论

关军:她说死也要回家,然后纵身一跃 | 人间·再见8

关军:她说死也要回家,然后纵身一跃 | 人间·再见8

原创: 关军 人间theLivings
“咚”的一声闷响,赵宝琴跌落到地上,就像一个大包裹掉下去,那一把被她揪下的花草,也在须臾之间落地。被紧急送往附近医院时,赵宝琴的包裹已经不见了,里面有她的身份证。 继续阅读关军:她说死也要回家,然后纵身一跃 | 人间·再见8

手把手,教你制定科学训练计划

前言:本文来自于 Ruki 姐的一位任职 S&C 教练的好友,数位 USAPL 全国冠军、IPF 世界锦标赛精英运动员的教练。避免广告之嫌,征得同意后在此隐去姓名。

本文适用于对于力量训练有一定理解的爱好者,如果你是纯小白,这里有一篇更加基础(也更加简陋)的介绍

继续阅读手把手,教你制定科学训练计划

我的城市丛林故事 – 张瑜

张瑜,博物插画师、自然观察者。

哎哟,我说这跟儿时的童话太相符了。当即决定,无论什么困难,今后几年给刺猬了。

我的城市丛林故事

张瑜

大家好,我叫张瑜,我是一名自然科学插图师。

这就是我画的一些画。我们画的这些画跟普通画有点不太一样,甚至有点怪异。这种图有很强的表意性,它需要表达很多自然科学的信息。

比如左边这张表现的是水仙整体的植株形态,根、茎、叶、花都包括。右边是用剖面的方式讲杓兰跟传粉昆虫之间的一个关系。

 

这张图讲的是螃蟹的内部结构,它的内脏和各部分器官都有。

继续阅读我的城市丛林故事 – 张瑜

丧尸真菌比我们想象的都更加恐怖 | 果壳网

操纵蚂蚁爬上高处,在这里死去并散播孢子。我们已经知道蛇虫草菌的恐怖故事,但没人猜到它控制蚂蚁的方法。

有一种热带真菌会寄生在蚂蚁体内,吃蚂蚁的身体来获取营养。等它生长到一定程度,会操纵蚂蚁离开蚁巢,寻找一片草叶,爬到正好25厘米高度,并挂在那里。真菌的孢子将从这里散落,感染其他蚂蚁。

这就是偏侧蛇虫草菌(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它的生活史是自然界最可怕的恐怖故事之一。它还是 The Last of Us 里感染人类毁灭世界的那种真菌的由来。

被寄生的一种木匠蚁,以及它体内的菌丝。图片来源:Sandra B. Andersen et al. 2009
继续阅读丧尸真菌比我们想象的都更加恐怖 | 果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