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人均寿命35岁

 国家地理 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南美洲脊梁”安第斯山脉,
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
那里的白雪覆盖着黄金;
矿工们的汗水混杂着血泪。
在世界最高的人类聚居地——
秘鲁的拉林科纳达(La Rinconada),
毒气弥漫、空气稀薄、终年严寒,
是为最残酷的人类据点之一,
这里矿工的人均寿命仅35岁。
五一劳动节长假期间,
国家地理中文网将陆续发布4篇震撼选题,
从北美到南美,
从南亚到西非,
展现那些虽存在于现代社会
却令现代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工作”。
此时,我们为疫情而苦恼而困顿之时,
彼处,跟他们一比也就不算什么。
他们为生计奔波又苦于生计,
让人油然敬佩也不胜唏嘘;
今天我们去到“南美脊梁”,
一睹那些为黄金毒饵豁命的人们。

摄影:CÉDRIC GERBEHAYE
撰文:BARBARA FRASER & HILDEGARD WILLER

继续阅读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人均寿命35岁

有多少恶,以“执行任务”之名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量子学派,原文已被删除

随着上海疫情失控蔓延至周边城市,当地乱象频生,警察待命随时抓人。(图片来源: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很多人性之恶,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制止。
如果任由其散发开来,人间将成地狱。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施恶者和见证者很多人还活着呢。
疫情防疫是一次社会总动员,也是秩序大重构。这样的时代特别能体现社会底色,照出人性温暖,映射人性之恶。
在这次疫情中,不少人以“大局为重”“上面要求”罔顾个体生命,张口闭口以“防疫规定”“保护人民”这样的宏大口号行使个人之恶,一桩桩、一件件发生在眼前,让人心底发寒。
如果任由这种个体之恶绽放,一旦传染开来,最终会形成社会的整体之殇。
任其发展并放纵,四十年之功都会化为乌有。
这比什么疫情都可怕,一定要警惕。

继续阅读有多少恶,以“执行任务”之名

北极熊重新占领废弃气象站,这画风太悠闲了!

北极熊是一种美丽又危险的动物。每年许多摄影师都会长途跋涉来到北极,就是为了拍摄北极熊珍贵的照片。

摄影师科赫(Dmitry Kokh)就是其中一员。
科赫是一位专业的动物摄影师,平时的工作就是拍摄野生动物的照片,
而拍摄北极熊则是科赫一直以来的愿望。
为了保证他是去“拍照”而不是“送外卖”,他特地花两年的时间准备了一款低噪音的无人机,这样就能在不惊动北极熊的状态下,拍摄到最自然的照片。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科赫绕着楚科奇海岸行驶了接近20000公里的路程,准备前往弗兰格尔岛。
这是一个受联合国保护的自然保护区,以庞大的北极熊种群闻名,也是拍摄北极熊的胜地。
可因为天气过于恶劣,科赫被迫从一个名叫科柳钦的小岛上绕道而行。
科赫本以为自己要错过最佳的拍照时间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反而因祸得福,拍到了梦寐以求的照片。

继续阅读北极熊重新占领废弃气象站,这画风太悠闲了!

在伊朗旅行,我大开眼界

以下文章转载于环行星球公众号。里面一群大叔一起游戏的场景,让我惊讶,也带着几分羡慕。伊朗这个国家,我确实了解的太少。
原创 李景东 环行星球
文/李景东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8
本文照片和视频:均来自作者
我曾经行遍欧亚,伊朗是其中的最后一站,也是我最害怕的一站,除了觉得他们社会不安定外,还因为无法预定住宿以及他们实行了更严格的网络封锁(连微信都要翻墙用),虽然有种种不便,但意想不到的是,我遇到了很多可爱的人,伊朗也成了旅途中最让我快乐的国家之一。

继续阅读在伊朗旅行,我大开眼界

俄乌战争之后全球化格局的巨变

刘海影 FT中文网
“全球化IV”经历的供给链重构与产业链拆分将是痛苦的。幸运的话,世界将仅经历通胀与经济减速;不幸运的话,世界将直面一系列经济崩塌与金融危机。

全球经贸活动内嵌于全球安全秩序与制度安排之内,后者如果巨变,前者势必跟随演变。而全球安全秩序与制度安排的变化,犹如地壳运动,在长久的平静之间间杂着惊天板块碰撞。这些罕见的碰撞,短暂而剧烈,却塑造了之后长期的地质地貌。战争,无疑就是这样的板块碰撞。

正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俄乌战争,亦将塑造一个不同于后冷战时代的新世界,对此,世界尚未准备好。从1990年到2022年,虽然其间也有世贸大厦倒塌、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之类冲突,对比我们即将迎来的动荡时局,却如同茶杯中的风暴一般温和无害。

这个新时局的本质,是全球化的再造。1990年苏东集团崩溃之后,西方迎来一段没有敌人的时光,俄罗斯表达了加入北约的愿望,中国加入了WTO,连越南都开始革新开放,以至于最终是本•拉登这样位躲在山洞的人成为了美国的头号敌人。30年之后,俄乌战争让西方重新定位自己。
继续阅读俄乌战争之后全球化格局的巨变

三国交界,海上吉普赛人的生活你想象不到!

原创 曹曹曹小颖 环行星球
文/曹曹曹小颖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木昜
封面图:Shutterstock
正文照片除标注外:均来自作者
小时候看过一张照片,一个色彩斑斓的独木舟漂浮在海面上,像悬浮在空中,海水清澈得好像不存在,水下青荇如同草坪,远处的大海像浅绿的果冻布丁,美到令人窒息。
这个场景一直在我脑海中,像一颗种子,逐渐变成对海洋甚至对这个世界秘境的向往。
图:jam Hairi / Shutterstock
后来知道了,那是巴瑶族人的莱帕小船,漂浮在如同天空般澄净的诗巴丹海面上。

继续阅读三国交界,海上吉普赛人的生活你想象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