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旅行,我大开眼界

以下文章转载于环行星球公众号。里面一群大叔一起游戏的场景,让我惊讶,也带着几分羡慕。伊朗这个国家,我确实了解的太少。
原创 李景东 环行星球
文/李景东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8
本文照片和视频:均来自作者
我曾经行遍欧亚,伊朗是其中的最后一站,也是我最害怕的一站,除了觉得他们社会不安定外,还因为无法预定住宿以及他们实行了更严格的网络封锁(连微信都要翻墙用),虽然有种种不便,但意想不到的是,我遇到了很多可爱的人,伊朗也成了旅途中最让我快乐的国家之一。

为了寻找在谷歌地图上发现的七彩丹霞,我搭便车去到Zanjan市附近的一片干旱地带。
搭便车的路上
伊朗的七彩丹霞,处于放养状态
本来打算当天返回,但因路上时间预估错误,以致晚上8点时我才又冷又饿地停靠在中途一个小镇,路上已经极度冷清,很难再搭到便车。
刚好身旁有一个还亮着灯的快餐店,我便想进去吃了再说。
店里卖的是在伊朗随处可见的kebab烤肉饭,
大概12RMB一份
经营快餐店的是四个合伙开店的表兄弟,吃饱后和他们闲聊。
他们首先好奇我信不信上帝,我正犹豫着还没答上来,其中一个男孩便手指天上抢答“Jesus!”,我看他如此欢乐,便也学着他“Jesus!”,由于口语不通,所以这就成了我们的交流口头禅。
好看的大眼睛
店里的其他食客,展示他们的猎枪
他们带着我到厨房参观拍照,不一会就忍不住要载歌载舞,向我表演李小龙的动作,其中一个小胖墩还跳起风格不明的摇摆舞,旁边的小哥开心了就在一边叫喊“Jesus!”。
小胖墩的内涵舞蹈
模仿李小龙,动作语言?
收拾完厨房后他们邀请我一起吃了宵夜,跟我分享他们做这家店的创业初心,以及哥哥快要结婚的消息,我给他们看我家里的照片和广州市的风景,还有小红书上的各种照片,弄得他们哈哈大笑。
吃完后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问我住哪里,我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跟着你们一起住,他们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让我待会跟着他们去宿舍,明天再一起去店里吃饭。
跟着他们回附近的宿舍
睡的大通铺,
这里还是他们租来存放食材的屋子
虽然在月黑风高夜来到一个陌生的小镇,但他们的热情让我放下心来,他们的内心保有着像孩子一样纯朴的快乐,并且感染到了我,果然欢笑是人类共同的语言。
学生
依然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加姆萨尔。我艰难地找到一家旅馆,住的是床位房,老板把我带到一个住着3个高中生的房间,他们貌似是来这附近的学校参加考试,留宿一晚。
他们看见我入住后对我非常好奇,简单介绍一番后,表示有很多问题想请教我(第一个问题逃不过的是信不信上帝),并且他们表现得非常谦虚礼貌,虽然很激动,但问每个问题之前,他们都会稍微屈身地问:“Mr,Can I ask you a question?”
问到一些他们觉得大胆的问题时,还会先说:“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觉得冒犯,请一定要原谅我。”
而这些所谓“大胆”的问题,其实就是广大男性都会知道的那点事。例如,你有看过小黄片吗?我还以为是啥了不得的问题,但也得假装镇定地回答,“噢,看过。”然后就开始不紧不慢地跟他们交流喜欢看啥类型的,并且打开P站给他们展示岛国动作片,没想到他们表示对岛国的不感冒,而更喜欢欧美的。
而接下来这个问题,倒是有点惊到我。
每个都是好奇宝宝
“听说你们都不刮毛的,是真的吗?”
我表示对的,除了女孩子会刮腋毛,基本大家都不会刮其它体毛,他们表示大为震惊,发出阵阵惊呼,他们说从成人开始,无论男孩女孩,都会把身上的毛刮光光,这样才显得干净,对于他们来说就相当于是常识一样的习惯,所以我想这大概是他们不太喜欢岛国片的原因之一?
他们还好奇我谈过几个对象,我反问他们谈过没,他们都表示没谈过,而且虽然很想谈,很想做那事,但希望等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才会结合。我们还探讨了女性头巾的问题,他们觉得,可能外国人不理解,但对于当地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有好处的,能保护已婚的女性,避免她们被其他男性撩拔,避免分心,这有助于夫妻感情的专注。
最后,他们还十分诚恳地求问我怎么翻墙,刚好大家都是安卓机,我就把我的安装包“慷慨”地分享给了他们,他们如获至宝,开心得不行,其中一个穿蓝色T恤的男孩则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一直都觉得我们的话题不正经,故意不参与我们的话题,但估计又在竖起耳朵听,而在另外两个人得到翻墙软件后,他终于也忍不住弱弱地问可不可以给他一份,他说想用来看google学习,那当然是,给啦。
当然也有聊其他日常的问题
比如好奇他们怎么礼拜
这一晚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发现外界对伊朗混乱且封闭的固有看法,是片面而单一的。任何抱有偏见的人和他们相处后,也许都会被这份意想不到的礼貌和素养打动。
另外,尽管在两性平权方面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从当地人的角度看,他们的文化传承,一定程度上使人们避免过度的欲望被肆意释放,同时也将部分繁杂、负面的情绪化解,让人能够更专注地工作和与他人交往,并从这种氛围的精神生活中得到满足。
当然,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但若我们都以自己的标准,而将某一种想法强加于人,固执地认为他们一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不利于我们去发现这个缤纷的世界。
大叔
我很想去看下伊朗最高的达马万德山,通过搭便车去到离山峰最近的一个小镇,到了后才发现这里大部分旅馆都是经营温泉的,房价超出我的预算。
去往达马万德山的路上
山间小镇
正当我在一家旅馆犹豫不决时,几个大叔发现了我,并招呼我跟他们一起住。我以为是他们租了一个套间,多了床位可以跟我分摊,所以就云里雾里地跟着他们去了。
那是一个四十平左右的一房一厅,进屋后才发现居然有近十个彪形大汉,我不知道他们聚集在一起是干嘛,一番交谈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公司来团建的,在这里玩两天,现在他们正要准备晚饭。
只见他们有的人在地上铺席,有的人在厨房准备饭菜,有的人弄水果,一边做一边玩,看我拿着相机还叫我给他们拍照记录。
居然
彪形大汉的饭局
难以言表的晚饭
吃完饭后,他们再次席地而坐,先是谈笑风生了一番(听不懂,估计是讲公司八卦?),然后大家居然在地上玩起了各种小时候的身体游戏。
有轮番掰手腕,还有一个踢腿游戏,而且他们老是互相搞破坏,比如掰手腕时,有的人起哄,有的人帮倒忙,有个大叔还直接骑到别人身上,弄人家胳肘窝,我一脸黑人问号,这真的是头发花白的大叔能干出的事?!
没人抽烟,没人喝酒,也没人玩手机,大家都仿佛只专注于在一起玩的那种快乐,一起笑一起搞怪,很难想象这一个个中年大叔,还能玩得像孩子一样欢脱。
跟他们呆在一起真是一段快乐之旅,很难想象他们居然能不玩手机,而且一群人玩得这么开心的纯粹状态,我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达马万德山的最高峰
夫妻
我在亚美尼亚入境伊朗时遇到了一对夫妻,当时他们正从那边度假回来(小赌怡情),一面之缘后他们叮嘱我到德黑兰时一定要找他们,到时去他们家做客。
其实当时有点社恐的我并没有打算再主动找他们,但在伊朗一路遇到了各种热情的人,发生了各种有趣的故事后,到德黑兰时我还是告诉了他们。
二话不说,当晚就开车到下车点接我,那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他们依然非常兴奋而自豪地带着我游览了一圈市中心的主要街道,完了还去一家网红刨冰店吃了个甜品,吃完后已经11点了。
德黑兰
这时男主人支支吾吾地告诉我这几天可能不能去他家住了,因为家里来了亲戚不太方便,而女主人此时则是默不作声,我猜测是因为根据宗教文化,他老婆还是不希望带陌生的男子回家里住。
接着他们又绕了好几圈帮我找到了符合我预算的旅馆,安顿好我之后才安然回家。
Mostafa和他的妻子
妻子头巾只戴一半
因为他平时要上班,所以在第三天我离开德黑兰时,他才有空专门带我游玩,那时我已经自己游览过城市的主要景点了,而他有车,所以我想去些不一样的地方,我便问他,德黑兰有没有一些类似贫民窟的地方,可以带我去参观下,他思考了一下,启动汽车,往市外方向驶去。
去往贫民区的路上
和我以为的九龙城寨般的贫民窟不一样,他把我带到了一片类似被遗弃的工地,往里走去,路边陆续会有一些衣着褴褛的人,最后车子停在了一个破败的屋子前。
门前的小女孩看见有车来,立刻跑步冲了过来,男主人摇开车窗,但却没有开门,此时小女孩们已经满怀期待地伸出双手想迎接某些东西,男主人也识趣地在车里捉了一把瓜子给她们。
给了一把瓜子
迫不及待地放进口中
非常奇怪的是,平时在室外见到的基本都是男性,但在这里却是一帮女性,没有一个男的,并且这些人看起来更像是中亚和蒙古的血统。
出来的全是女性
离开后男主人先带我去吃了他鼎力推荐的kebab饭,然后带我去超市买了一大堆回国手信,并坚持要他付钱,之后他带着我到他的工作室里参观,他是一个做户外灯牌的小老板,店里还带着3个小工。
kebab饭,秘诀是将番茄和牛油拌到饭里
男主人和他的小工,他们共吸一管水烟
在工作室参观一番后,差不多时间该去机场了,我打算去附近坐机场大巴,但是男主人再次坚持要开车送我去机场,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送。
在路上时我问他英语是从哪里学的,他沾沾自喜地说是他特意去大学里报班学的,每周都得上课,他说他喜欢学习,然后我问他,学英语是打算出国,或者找到更好的工作吗,他说不是,只是因为,热爱学习。
男主人和他的作品
伊朗的行程在德黑兰就结束了,这次的旅行刷新了我很多认知,在这个政教合一,教条严厉的国家,还能遇到这么多充满笑容,常常快乐的人。
这甚至让我思考宗教对生活的积极意义,同时也产生疑问,是否信息越通达,科技越发展,生活越便利,人们的快乐就一定会变多呢?
END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环行星球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请后台联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