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酒庄,演变酿造实验室

话说几年前,从维也纳朋友家带回一瓶蓝色瓶子的葡萄酒,送给女友的父母做礼物。现在女友已经升级成老婆多年了,提起这事,我俩还不约而同的对那酒的味道留恋不已。只可惜瓶子没有留住,也不知那酒的名字了。

首先,葡萄用盐水洗净,这里我没有晾干。看到有不同两人人都提到晾干这一条了。

然后去梗,捣碎。这里我费了很大劲。先是用擀面杖捣。发现很多葡萄捣不到。后来干脆整个把手伸进瓶子去抓。葡萄珠很滑,还是不容易抓的很烂。后来看网上有的经验,只说把皮挤破就行,没有强调挤烂。或许是发酵过程中,自己会渗出液体吧。这还有待下次实验证实。

封口,想办法不让空气流入,但要让新产生的气体不憋在里面。

几天后,这是咋了?悲剧了?看着如同外星生物的霉菌,忽然兴趣大发。想起记录昆虫日记的法布尔,觉得也要好好观察,记录,总结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