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ula的埃塞俄比亚之旅(5) – Harar

哈拉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具有浓厚阿拉伯文化气息的城市,这里的建筑也是阿拉伯式的,因此又称石头城.

Photo © Marco Paoluzzo

阿拉伯人喜欢并善于用石块建房屋。在埃塞俄比亚的南部,人们用草建屋,在北部的大部分地区,人们用木建屋,只有哈拉清一色的石头房,并涂上五颜六色的涂料。

Photo © Marco Paoluzzo

人们的服饰也是五彩缤纷,阿拉伯式的长跑,女人的长裙艳丽,大披巾将头脸紧紧罩着,当地的主要语言是阿拉伯语。

Photo © Marco Paoluzzo

在这个城市有许多有趣儿的现象吸引了我,也使我对阿拉伯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抵达哈拉的第一天,我们去参观了一个阿拉伯学校,这个学校坐落在城墙边,是平民区的孩子们去的学校,一溜三间石头房,一间是教师们休息的地方,中间的那间地上铺着阿拉伯地毯,没有桌椅,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从两岁到七八岁不等,脸朝门坐在地毯上,有俩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手里拿着鞭子坐在孩子们中间,每两三个孩子合看一本书随着老师喃喃的念着书中的文章,阿拉伯语,孩子们摇头晃脑的唱着,像是在唱经文.

Coran School Photo © Marco Paoluzzo

由于安塔纳也不会讲阿拉伯语,我们猜测可能是伊斯兰经文。如果有哪个孩子打瞌睡或者东张西望,老师会扬起手中的鞭子在孩子的背上轻轻一击,有点象中国过去的私塾。另一间教室有排列着桌椅,有一些孩子在这里学习英文,其中有一个象是只有三四岁的孩子不停的哭,老师就抱起她,一边摇晃着小姑娘在教室里来回走着,一边教他的课。散课的时候,孩子们都围着我们,冲我们喊,“Give me a plastic!”有的只说 ”Money money!”开始时很纳闷,什么是palstic,后来才明白,原来他们看到我们拿的矿泉水,他们是想要那塑料瓶子,水在这里也仍然是很金贵,人们用各种各样的器皿装水,那种1.5L 的矿泉水瓶当然是很受欢迎的,也有一些孩子冲我们要笔。

Coran School Photo © Marco Paoluzzo

出了学校我们来到一个市场,这里人们贩卖蔬菜,水果,木材,木炭,以及Plastic box and plastic bottle,其中就有很多的矿泉水瓶。有一些人冲我喊 China! China!在埃塞俄比亚的市场中流通着很多的中国商品,从服装,鞋袜,日用品,家电产品,见到最多的是中国的自行车。另一个可能是由于中国较多的援助埃塞俄比亚的缘故,因次人们见到我总会相对客气。当然在这个国家在这个城市我们也碰到一些不愉快的事,乞丐问题,当我们走在街上,成群的孩子还有成人乞丐追着你要钱,听到最多的是 ¨YOU!!!! give me money!!!; 有的不会说英文的,只说money,money money!!!而且非常的大声,有时候不注意,在背后听到,你会吓一跳。

Coran School Photo © Marco Paoluzzo

出了学校我们来到一个市场,这里人们贩卖蔬菜,水果,木材,木炭,以及Plastic box and plastic bottle,其中就有很多的矿泉水瓶。有一些人冲我喊 China! China!在埃塞俄比亚的市场中流通着很多的中国商品,从服装,鞋袜,日用品,家电产品,见到最多的是中国的自行车。另一个可能是由于中国较多的援助埃塞俄比亚的缘故,因次人们见到我总会相对客气。当然在这个国家在这个城市我们也碰到一些不愉快的事,乞丐问题,当我们走在街上,成群的孩子还有成人乞丐追着你要钱,听到最多的是 ¨YOU!!!! give me money!!!; 有的不会说英文的,只说money,money money!!!而且非常的大声,有时候不注意,在背后听到,你会吓一跳。

Photo © Marco Paoluzzo

我也看到一些现象,在哈拉的一个星期我们经常去一个咖啡馆喝咖啡,坐在沿街的太阳伞下喝着咖啡或者要一杯鲜榨papaya果汁或是芒果汁(那里盛产这些热带水果)看看书,或者什么也不做,就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我经常能看到一些过路的人搀扶着速不相识的盲人穿过马路,还有那个咖啡馆的警卫(在埃塞俄比亚的所有的餐馆,饭店,咖啡馆大门前都会有一个警卫,阻止一些乞丐进入,或是向顾客乞讨,有一些大的餐馆和酒店,当地人想要进入的时候必须先搜身,这让我感觉非常不好),有几次我看到他为过路的速不相识的老人系鞋带,搀扶盲人过马路,但是他也会对一些乞丐历如声色的呵斥,对外国人或者是当地有钱人卑躬屈膝,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这是一种什么思维呢?

Photo © Marco Paoluzzo

阿拉伯人是很会做生意的,在哈拉有很大一部分的阿拉伯人,在那里的一个星期里我们都会去一个餐馆,主要是当地人多一些,比较喜欢这种场所,不太喜欢旅游者聚集的地方,在当地人聚的场所,你可以感受到当地人的生活。有趣的是每我们在那里用完餐结帐的时候,开始他们要30比尔,当你觉得不太可能那么多,再问一次的话,他们会说20多比尔,当你要明细帐单的时候,他们会说十几比尔(当地的货币名称,1美圆大概8.7比尔),如果是第一次,也没什么可笑的,可笑的是每次都这样。

Photo © Marco Paoluzzo

在后来的几天中,我们曾去访问了几户人家,在安塔纳朋友的朋友家里,我看到了曾电影里看到的那种长的水烟管,通常这种烟管都是由女人抽的,在抽这种烟管时,她们会点上一些特殊的香料,烟雾袅绕在阿拉伯式的屋子里,再加上这种特殊的香气,会使人产生一种幻觉。在这里稍微有点钱的人家都有这种东西,有钱人家的女人通常只管生孩子,其他的事有仆人来做,在下午会召集一些好友来家里抽烟,吃恰特(这是一种只有在哈拉才有的植物,有毒品的作用,人们吃了后会没有饥饿感,且会上瘾)。

Harar girl Photo © Marco Paoluzzo

在这户人家,丈夫已经去世,留下一大笔钱,有一个14岁的女儿,这个姑娘从7岁就开始在当地的一家私立的阿拉伯学校读书,学习阿拉伯语,所有的经文,以及阿拉伯的历史,还有阿拉伯的舞蹈,这种学校要7年才能毕业,14岁的她将要毕业,阿拉伯的文化已在她的身体里根深蒂固。之后她会嫁人,生子,她的孩子们也将会象她那样接受阿拉式的教育,生活在阿拉伯的世界里。

作者: exiula 转载或引用前请经原作者允许
原文地址: exiula的旅行日记

《exiula的埃塞俄比亚之旅(5) – Harar》上有0条评论

  1. 看来我最近真是闲了,总在你这里逛了。
    他们的教学条件有点像中国的贫困山区。我小时上课的时候累了不想上时怎么没想起来大哭然后让老师抱抱再在老师怀里撒个娇呢?
    我还看不明白倒数第四幅图右边走着的是人吗?黄色衣服上顶着的是脑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