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t breath运动的思考

看到有朋友发I can’t breath,附和美国种族平权运动。我支持人人平等,但反对盲目将不了解背景的人偶像化。转发以下信息,供参考。

黑人女性社会活动家Candace Owens昨天发布了18分钟的视频,标题是:我不支持乔治.佛罗伊德。她的理由是,在此次事件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黑人发声,但却没有一家媒体为警察辩护。整个美国都在谴责警察的暴力执法,但所有人都避谈佛罗伊德是一名多次入狱的罪犯(佛罗伊德曾因盗窃罪,非法入侵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参与入室抢劫,持枪威胁他人罪多次入狱)。


无疑,佛罗伊德已经成了该起事件中的灵魂人物,他的巨幅画像赫然出现在城市的墙壁,头像也出现在年轻人的体桖上,一时间,佛罗伊德俨然成了此次运动中的英雄,但CandaceOwens说:什么时候开始,把罪犯当成英雄成了我们的时尚?他只是个受害者,为什么要把他包装成“楷模”?她还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2019年警察击毙的白人有19名,但黑人只有9名。美国占比13%的非裔,却制造了美国50%的犯罪率。美国警察在执法活动中,对黑人有着天然的警惕与害怕,因为警察死在非裔群体的几率为18.5%,然而人们集体忽略了这些事实。


美国黑人问题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家庭构造。1965黑人的非婚生育率是25%。1991年,这个比率是68%。2011年,72%的黑人婴儿是由未婚母亲所生。2015年,77%的黑人婴儿是由未婚母亲所生。在美国单亲母亲可以为每一个孩子申请福利,包括住房,健康保险,食品券。孩子入学,如果学习不好,还有学习补助(特殊教育)。这比有一个不靠谱的老公要稳定多了。但问题是这样一来,女孩子一代一代不认为单亲是个事,很多中学没念完就生孩子了。男孩子也没有为人父的责任感,不求上进。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没有好的榜样,多的是视出入警局监狱为荣的成年男人,和生下一大群孩子的单亲女人。就算有个别孩子通过教育改变命运,一旦成功,也不会再回到出生的社区。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美国的黑人问题,不单单是历史问题。


美国令达姐写到:以上各篇[强][强][强]这也是我的观点。现在形势有改变,敢于对黑恶势力指责的人站出来了,大多是黑人公知。我想白人,其他人中也会出现正面力量。毕竟美国是基督教的国家,人民有信仰有精神寄托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民主的国家不会被鬼魅占领的!警察执法过度是有问题,但这种罪犯能做楷模吗?如果成立,以后罪犯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