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外拍北京香山 之二 – 昆虫篇

聊几句昆虫知识吧。昆虫按生活周期分类可以分为完全变态和不完全变态。

不完全变态的昆虫,幼虫阶段并称为若虫。若虫与成虫看上去非常相似,只是缺少翅和生殖结构。翅在躯体的外部、翅芽或翅垫内部逐渐发育。经过一系列的蜕皮后,最后长成成虫。在水生的昆虫目中,若虫和成虫不是很相似,它们的若虫与叫稚虫。比如蜻蜓、豆娘。

完全变态的昆虫,幼虫和成虫看上去完全不同。蝇类的幼虫是蛆。很多甲虫的幼虫叫蛴螬,碟和蛾的幼虫被称作毛虫。大都是肉虫子的样子。幼虫不断进食,通过数次蜕皮直到最后的幼虫龄期。之后,它们停止取食,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化蛹。在蛹期,幼虫的组织进行重组并转化为成虫结构。为了保护蛹,末龄幼虫通常会织一个茧,或者去除土壤颗粒或咀嚼木质纤维做一个小室。成虫利用颚、足或者通过局部膨胀身体从蛹皮和茧中羽化出来。

1. 同行的小王儿在草从里发现了一只很大的虫子。应该是什么东西的幼虫。


2. 拍了一张全在身照,经咨询应该是某种步甲的幼虫。有人能提供更详细的介绍吗?


3. 山谷中阴凉处随处可见的蜘蛛,雌性。同样征求学名。在8月26日发现,这种蜘蛛大批开始交配。雌性身体大于雄性不少,有时候在一张网上可以看到多只雄蛛爬在网边上等待。还有一张网上看到了一些残骸很象是雄性蜘蛛的遗体。难道这种蜘蛛也有交配之后吃掉配偶的习性?


4. 另一种蜘蛛。“刚刚又有收获,今天的晚饭不用发愁了。”


5. 脆弱的生命面对残酷的生存环境。一只丝带凤蝶,围着我转了一圈。我举着相机等待拍摄机会,结果眼睁睁看他一头撞进了蜘蛛网里。只挣扎了两秒钟,他就被跑过来的蜘蛛抓住,动弹不得了。难得的场景,可惜我无法再接近,找个更理想的拍摄角度了。


6. 昆虫杀手,食虫虻。有时候居然会被别人误认为是大蚊子,无奈。 :)


7. 一只虻抓住了一只蜜蜂。


8. 广斧螳螂若虫


9. 这家伙的胆子好大。拍完照之后,我伸出手指摸了摸他高高翘起的PP。本以为他回马上跑掉,没想到他居然凶巴巴的回过头,举起了大刀,一付要打架的样子。 :)


10. 中华大刀螂若虫


11. 这个大家认识吗?很多人可能小时候都玩过。磕头虫。 :)
按住他的尾巴,他就会不停的“磕头”挣脱。有时候还会啪的一声从地上弹起很高。


12. 蝗虫。


13. 还是这只蝗虫。可惜相机存一张RAW要二十秒。错过了几个非常好看的角度。期待换单反的一天吧。

《八月外拍北京香山 之二 – 昆虫篇》上有0条评论

  1. sonic懂得那么多昆虫,厉害啊!
    我也喜欢看虫子,不过都叫不出名字。像那个食虫虻,我原以为是蜻蜓的一种,夏天里,常见它们停在草叶上,麦秸上。蝗虫我也吃过,呵呵,拿来烧着吃,吃大腿。那些蜘蛛是否有毒?色彩鲜艳的虫子好多都有毒。2那个,腿像天牛,脖子像蜣螂,身子像蜈蚣……敢情也是个四不像^_^
    很喜欢这种图文并茂的日志,多写几集吧:)

  2. 蝴蝶被蛛丝网粘住后挣扎一下很快就范了?可怜了哦。
    我小时候也玩过那磕头虫[emot]shy[/emo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