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只为一条毛虫!

转了几篇以色列游记之后,打算发几篇摄影方面文章。这一篇是从绿镜头发现的精彩好文。发上来与大家共享。

金山交通比较便利,动植物也算丰富,通常周末我都会来这里外拍。平时上山,我都用很多时间去找寻和观察,爬到大约海拔500米可以接泉水的地方就不爬了。但是每年秋天我都会登顶一次,不是为了登山而登,我要去山顶找寻北京最大也是最美丽的蝴蝶—绿带翠凤蝶,山顶有一片黄檗林,是它们的寄主植物。

你可别小瞧这1153米的高度,我们要走的古香道可是蜿蜒崎岖,还有点延绵不断的意思。记得第一次登顶是我一个人,过了鹫峰再往上走路就很荒了,小路两旁的杂草已经交汇在一起,很多时候我只能压低身子钻过去,好不容易到了一处开阔地停下来想歇会儿,看到地上粘着一张《北京晚报》,日期是一年前的,当时就觉得一阵阴风吹过,迅速起身,然后一口气儿上到了山顶…

吸取教训,这次一定要拉个垫被的。经过深思熟虑我选了铁哥们——六子,这小子憨厚老实,我总觉得我把他卖掉他还会帮我检查钞票的真伪。还有,六子算是身强力壮,如果我累的晕了过去,还可以背我下山。后来的事实证明,我这个想法是极度错误的……

身心愉快,在开始的山路上

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我和六子终于来到了山下,8点多的太阳已经挺大了,看来今天又是个暴晒的日子,我看了看六子白嫩得有些反光的脸,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山上雾气还没散尽,影影绰绰中可以看到山顶处的铁塔,我告诉六子我们要翻过那里,他不以为然,很酷地甩了甩头,go!

“从这儿走!”我选了一条比较隐蔽的小路,话音未落六子已经跑没影了。唉,看来今天我是拍不到什么东西了,都被他哄跑了,管他呢,抓紧时间赶路吧,今天可是要登顶的。正在我暗自抱怨的时候,听见了六子几乎是惨烈的叫声,嗯,难道碰上蛇了?我赶紧跑了过去(其实我考虑往相反方向跑来着),原来这家伙是发现了目标让我拍摄呢。螳螂捕蝉(1),这样的场面并不多见,六子运气真好啊,也不知道今天买没买彩票。好了,抓紧时间拍摄,取景器中我看到螳螂用捕捉足紧紧地钳住蝉翅的基部,蝉虽然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依然拼命挣扎,但这种挣扎在强大的猎手面前显得颇为无力。林下光线很杂,我不断的调整着角度,还好螳螂胆子比较大,我拍到了比较满意的图片。遇到这样的精彩场面肯定不忍心轻易放弃,我继续拍摄,六子开始还很安静地旁观,后来就有些不耐烦了,最受不了的是这家伙居然跑到我精心构图的画面中作黄雀在后状…无奈中我只好作罢:“唉,就这样吧,咱赶路吧。”

六子依旧跑在前头,不一会又传来他惊讶的叫声,和我预料的一模一样。难道又是螳螂捕蝉?这次我先看到的是六子的一脸恐慌,刚才由于惊讶而张大的嘴正在慢慢地合上,大滴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估计是热的。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啊!我用力控制住想要张大的嘴巴,稍稍镇定了一下,用坚毅的目光看着六子:“不就是个小蜂巢(2)嘛,我拍拍”。我看到六子恐惧的眼神慢慢的转化成钦佩…说实话,这比我以前拍过的蜂巢都要大,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我已经看到马蜂开始骚动起来,为了安全起见我让六子拿着网站在一边。其实只要你不要太接近或者触碰蜂巢,马蜂不会主动攻击的。可是我现在就是要去过分接近,我的相机拍微距的时候距离被摄物体通常都在10cm左右,如果我想来个特写什么的就要更近一些。我用非常缓慢的速度接近目标,慢的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后退。近了,又近了一点,我看到马蜂们都很配合,翅膀不停地扇动着,像要拍全家福一样凑过来用脸对着我,我差点就喊出来“1,2,3,茄子…”。其实它们是在防御,随时都有可能进行攻击,我拍了两张就赶紧离开了。六子跑过来看我拍的照片,在液晶屏中放大了N倍后,我们清晰的看到了巢中的卵,有些幼虫已经孵化了,它们自己编制了盖子准备化蛹了。

一路上我不时的向六子炫耀一下自己有限的生物知识,一会儿打开禾本科植物的叶片,告诉他里边住着弄蝶的幼虫;一会儿又用小树枝从土穴中钓出蚁狮给他看…中午时分,我们到了接泉水的地方,这可是重要的补给站,冰凉甘甜的泉水一年四季都流淌着。找了块荫凉下的岩石稍作休息,我还不饿,六子自顾自地掏出面包大嚼起来,地上的面包渣和蚂蚁的数量成正比增长着。我突然看到一个小黑影轻轻一跃就上了岩石,蚂蚁没这功能啊?原来是一只可爱的跳蛛(3),它趴在石头上晒太阳,呵呵,这么好的光线正好可以让我用反接标头来个超微距,你可别小瞧这玩意儿,它能把小小的虫卵拍成乒乓球那么大。我小心翼翼地压低身子,让自己趴在地上,相机慢慢地架在岩石上成了我的天然三脚架,小家伙并不怕我,甚至有时候还向镜头跳过来,强光下快门速度始终保持在1/50-1/100s之间,我拍到了不少满意的图片。跳蛛还在向我靠近,我突然想起来有一次我拍摄蚂蚁放牧蚜虫,距离太近了,蚂蚁居然跳到我的uv镜上,我拍下了那个瞬间。难道今天跳蛛也要来一个?我继续盯着取景器,突然出现一张大脸吓了我一跳,快速对焦,我看清了沾满面包渣的嘴唇在蠕动,几乎同时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吃饱了,咱们走吧…”

心疲惫,在后来的山路上

后面还有很艰难的路要走,我们每人接了两大瓶泉水带着。这段路没有之前那么平缓了,我感觉到六子脚步也比刚才慢了,不过他依然飘忽不定的出现在我的前边或者后边。一只小环蛱蝶一顿一顿的飞过来,落在了槭树上,我刚要拍摄,旁边的叶片突然抖了抖,原来是一条沙舟蛾幼虫(4),它已经把上半身翘起来想吓唬我,其实那些用来恐吓对手的“眼睛”不过是它们前胸两侧的有色斑块,红色的“嘴”是三对短小的胸足。我赶紧把六子叫过来,这小子对着虫子用“瞻仰遗容”一样的目光端详了半天也没分出哪边是头哪边是尾,我那个得意就别提了,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越往上走树木越少了,山路两旁都是杂草和小灌木,强烈的阳光直射在我们身上,现在已经不是在流汗了,汗水大滴大滴地滚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圆圈,圆圈变得越来越浅,很快就消失不见了,看远处的景物象是透过一面流着水的玻璃,当然这水肯定是开水。六子已经满脸通红了,好像是喝了劣质二锅头的样子,我不停地开导着他,做着思想工作,给他讲坚持到底就是胜利的故事。六子嘴里低估着,看起来很委屈,就象是我要把他骗到农村去卖掉。

继续前行,路越来越难走。山上的牛蝇特别多,它们会用锋利的口器划破皮肤,然后舔食流出来的血,我们不得不小心的防备着。一个大家伙嗡地飞过来就撞到我的腿上,我以为是牛蝇刚要去打,原来是食虫虻捉了只大胡蜂(5),现在在我腿上用餐。我弯腰拍摄的话角度很难拿,正好让六子提提精神,我弓起腿,把设置好的相机交到六子手里,这小子用十分专业的姿势乱摁着快门,听声音大概有4、50次吧,弓起来的腿已经很酸了,到后来已经开始抖动了,最后抖得食虫虻抱着猎物飞走了…我狠狠地瞪了一眼六子,心想也没你这么报复人的阿。

如雷的鼾声,在风景秀丽山顶上

山顶近在咫尺了,路边的一块大石头吸引了我,上边用红漆写着几个个巴掌大小的字“XX老鸟登山队”,那个“鸟”字比其他字要矮很多,看来是有人把上半部分刮掉了,呵呵,在嘲笑此人无聊的同时一种敬佩感油然而生,你看看六子,正扶着树干喘着粗气,好像是在月球上让别人抢走了氧气瓶…而这个篡改的家伙,在这样的位置居然还做着这种事,不禁让我想起一句名言:做一件坏事儿容易,难的是做一辈子坏事儿,更难的是在这样的高度还要做坏事儿……

不管这么多了,我们一步分成八步的终于来到了山顶。山顶还算平坦,五颜六色的野花铺了一地,几种山下不常见的蝴蝶懒洋洋地飞舞着。我们现在已经无暇欣赏这些,太阳的精神头儿一点儿没减,于是不远处一小片松林成了我们眼里的绿洲。

我从背包里取出报纸铺在地上,六子开始把吃的东西一点点掏出来,六子的目光有些呆滞,他以前见到食物的眼神不是这样的。趁这小子干活的时候,我开始在周围寻摸,很快我就选定了一丛糖芥拍摄,它们花枝很高,桔黄色的花朵在花丛中格外显眼。近距离的观察给了我更大的惊喜,一只美丽的蟹蛛(6)趴在花朵上,两者和谐的搭配在一起。蟹蛛除了有着极好的保护色和漂亮的外表,同样具备着最大的耐心。这也是一类不结网的蜘蛛,它的丝线只在遇到危险突然坠落和制作卵袋时才派上用场,更多的时候它们选择在花丛中安静地等待。拍到了满意的画面我就赶快离开了,我用余光偷偷地看了看六子,还好,这家伙没发现,我相信如果体力允许的话,他会跑过来用小棍一边使劲儿捅蟹蛛一边说:“真可爱真可爱”。嗯?这家伙已经在大嚼了,我也得加快速度了。

体力的透支加上酷热的天气让我几乎没什么食欲,我漫不经心地咬着面包,地上的蚂蚁又来搬运食物了,盲蛛也踩着高跷过来舔食溅出来的罐头油渍,几只食蚜蝇围着饮料瓶子不停地打转。 正在愣神儿,六子用手指捅了捅我,“你看,那蝴蝶干吗呢?落那儿半天了。”我循着六子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丛地榆,一只胡麻霾灰蝶正在上边找寻产卵的位置,这样的场景我见过很多次,并不新鲜,不过我很快注意到旁边有更吸引人东西,我决定戏弄六子一下,我先用相机冲着灰蝶比划了一下, 实际上,我的心思可全在边上呢,我故意很夸张的转向了另一边去拍摄,一下子惊跑了灰蝶,这时候我听到后边传来“切~~”的一声,呵呵,得意阿,我知道我打击到六子了。我发现的这个场面可不多见,小小的花枝上生活着3种昆虫,它们有着奇妙的关系(7)。蚂蚁保护蚜虫并且从蚜虫身上得到好处–蜜露,而食蚜蝇幼虫可是蚜虫的天敌,但它并没有遭到蚂蚁的攻击,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我正琢磨着,一个黑影突然在头顶一闪而过。“绿带!六子,快上!”要在平时,估计我“绿”字还没说完,六子已经冲出去了,今天怎么没了动静?我回过身来,视线中没了六子踪迹,我下意识地低了低头,看到六子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我过去试探了一下,嗯,呼吸还很有力。

这时候我看到绿带已经飞得很远了,就朝着黄檗林的方向。我想那里一定有很多绿带飞舞,黄檗树上一定爬满了美丽而肥胖的幼虫……正在忘情畅想的时候,一阵“拖拉机声”打断了我的思路,嗯?什么时候修的路?拖拉机都能上山了?后来我用了大概十五分钟才相信那动静是六子整出来的。我记得六子以前和我说过,他只有特别累的时候睡觉才会打呼噜……

不能说惊天地泣鬼神吧,这呼噜声也算是够响了。也许是心理作用,我觉得六子周围的花朵上蜂阿蝇阿的越来越少,原来鼾声也有驱虫作用阿。但我很快在石竹花上发现了和六子一样四仰八叉大睡的家伙,我甚至想去试试这个用肚子喘气的家伙有没有呼吸。短毛斑金龟(8)饱餐一顿后就趴在石竹花上睡着了,取景器中我看的画面温馨而和谐,但配合耳边如雷的鼾声就怪怪的了,我实在不愿意把这么小的金龟和那么大的呼噜声联系起来……

实在不能忍了,我慢慢的把呈抓掐状的手伸向六子的鼻子,还算识趣,这家伙自己醒来了,我的手也不用去碰他那个油乎乎的鼻子了,白下了半天决心。

翻过两座小山包,我们终于来到了黄檗林。老远就看到一只绿带翠凤蝶绕着树冠飞,时不时的会在叶片上停留一会儿,我知道它在产卵。树上一定有很多幼虫,于是我和六子开始地毯式搜索。我找到了好几条低龄的幼虫,大多数凤蝶的低龄幼虫看起来就像鸟屎,我还没有指导六子,这家伙肯定找不到。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看六子,他正笑嘻嘻地向我走过来,手里好像捧着什么东西。经过俺的鉴定,那是两条很常见的柑橘凤蝶末龄幼虫,我毫不留情的打击了六子,然后让他看了看我手里的“鸟屎”。六子默不作声地把虫子放回树上,又去另外一个树上找寻。不一会儿,这家伙一声惊呼:“快看,这虫子会吐舌头!”由于受到惊吓,幼虫正伸出像蛇信子一样分叉的臭腺来恐吓对手,一股“中药味”弥漫在我们周围,记得我最开始的时候都是用鼻子来找寻黄檗树的,光看叶片和树皮不能确定的时候,我就摘下一片叶子,放在手里揉一揉,然后马上就能闻到一股很特殊,有点像中药的味道。幼虫前胸特殊而美丽的花纹一下子就让我认出来—这是是一条绿带翠凤蝶的末龄幼虫(9)。

终于拍到了美丽的幼虫,也算是完成了这次登山最重要的任务。这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钟了,我们的水也喝完了,必须马上下山。为了加快速度,我选择了另一条捷径,一条倾斜度类似攀岩的路。在地球引力下,我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下山,站着处溜,然后坐着处溜,有时候也被迫趟着或者趴着处溜,还好,几次都在关键时刻出现小树,岩石什么的阻挡我,不然我今天估计就是坐在有轱辘的椅子上写这些文字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接泉水的地方,走在比较平坦的山路上,我回过头仰望高山,突然觉得我和大地如此的接近,有一种双脚紧紧抓住大地的感觉,呵呵,倒不是我对山有了更深的感悟,这么处溜一个小时谁的鞋底能不薄阿?!

一个老大爷正在接泉水,边上摆着十几个大瓶子排队。我俩的嗓子眼儿早就冒烟了,六子撒着欢儿跑到了老大爷身边,我不知道他是用乞求还是凶狠的眼神,总之老大爷把瓶子拿开让六子先接水,我也拿着瓶子跑过去凑热闹,我喝水的时候偷偷地瞥了老大爷一眼,我觉得他的眼神配上一句带着哭腔的“作孽啊…”当台词就很完美了……

还算顺利,我俩活着回来了,第二天我给六子打电话单位说他请了假,我打到家里没人接,又试了一次才听到这家伙“喂”了一声,“你小子爬过来的啊?这么慢!”我抱怨到。“你怎么知…”我听到电话里声音中断了一下,紧接着“我睡觉呢,你有啥事儿快说!”我问六子还好吧?没事儿吧?六子似乎来了精神,清了清嗓子说:“我好着呢……上半身!”然后这家伙就挂了电话。哈哈,我知道这小子不会生我气,如果我说晚上请吃烤肉,这家伙会一瘸一拐地赶过来,然后他争着付账,谁抢和谁急。朋友有时候就是这样,很简单。

作者:Dreamman
发表于:绿镜头

《登山,只为一条毛虫!》上有0条评论

  1. 蜘蛛的睫毛好长哦,不过难说那是不是睫毛呢。
    好棒的文字,虫子真是千奇百怪啊~

  2. 这篇文章很有趣,长了些见识.虫虫的服装果然起到作用,我看了都毛骨竦然,尤其是第3张啊,看了就想弹离显示屏.[emot]question[/emot]

  3. 偶尔在朋友的链接中看见了这里……很喜欢你的文字和照片……真的……我是上海的一个学室内设计的学生……看来以后可以经常过来“上课”了[emot]shy[/emot]
    很想以后可以有你这样的生活……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