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被隐藏半个世纪的秘密,足以点燃内心最温暖的希望 | 看完瞬间泪奔

 

主编:丹尼尔 | ID:MRDANIEL777

编辑:耀匀 | 图:Google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

 

很多人说,2019是失去的一年。无论是天灾的残酷、挚爱的离逝,还是政局的动荡、人心的飘摇,时光流淌而过这个不断蒙尘的世界,让还没有习惯告别我们,一次又一次陷入怀疑和低谷。

在这个时间的节点上,更有必要停下来好好思索一番。究竟是世界令你失望,还是你对它期望过高?很多时候,我们的状态正取决于我们的心态。不要抱怨爱的不多,也许是你付出的太少。生命如同一条无尽的长河,每个人都既是过河人,也是摆渡者。

本期带来一个足以感动世界的温暖故事,愿它可以赐予你力量。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都始终相信真善美,用爱点亮自己和他人。

 

「时间永远分叉,通向无数未来」

愿你所有的日子都比不

明天的光辉

1988年的一天,格莱特收拾阁楼时,发现一本1939年的剪贴簿,里面有很多孩子的照片和名单,还有一些家长来信和政府文件。格莱特迷惑不解,但丈夫温顿却避之不谈。认为内有隐情的妻子,疑惑的将剪贴簿交给研究二战的历史学家。
 
最终,揭开了一个封尘半个世纪的秘密。
 

1938年的1月9日至10日凌晨,臭名昭著的「水晶之夜」,纳粹袭击了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商店、家庭和教堂。战争一触即发,由于犹太移民受到限制,人们置身绝望之中,无处可逃。1938年冬季,德国吞并奥地利,随时准备进攻捷克。

尼古拉斯 • 温顿(Nicholas Winton)1909年5月19日生于伦敦,是德国犹太后裔。温顿的父亲是银行家,1907年全家从德国迁居英国,信奉基督教。温顿于1931年从法国获得银行业从业资格证,随即在伦敦股票交易所做股票经纪。
 

1938年,当英国首相张伯伦兴高采烈地挥舞着《慕尼黑协定》,号称「把和平带回英国」时,温顿却忧心忡忡:「我比那些政治家更清楚德国正在发生什么。」

 

新年前夕,温顿临时取消去瑞士滑雪的计划,应英国驻捷克负责难民工作的朋友之约,改道前往捷克首都布拉格。

 

彼时的捷克,25万刚从德军占领的苏台德地区逃亡的难民,拥挤在这座战争阴云密布的城市。捷克犹太难民营弥漫着的深深的绝望气息。严冬时节、滴水成冰,暗无天日、饥寒交迫,人间地狱般的惨状超越一切言辞。而难民营的终点就是集中营,等待他们的,是杀人不眨眼的毒气室。

 

很多犹太父母自知厄运难逃,都想尽一切办法,耗尽最后一丝心力想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亲眼目睹那些犹太儿童的危险处境和悲惨命运,温顿心如刀绞。

 
彼时,英国发起「难民儿童运动」——只要能找到寄宿家庭,允许17岁以下无人陪伴的犹太儿童合法居住,并提供每人50英镑的补助。二战前德国和奥地利因此有1万犹太儿童获救。然而「难民儿童运动」并没有涉及捷克。
 

强大的使命感驱使温顿倾尽全力,帮助这些无辜孩子逃离纳粹魔掌。「这些犹太难民儿童是希特勒的眼中钉。我决定试着帮他们办理前往英国的通行证。我深信,如果所做的事本质上合乎道义,就一定能够成功」。

 

温顿在下榻的酒店房间,设立专门负责救助犹太难民儿童的办公室。从早到晚,迫切渴望转移孩子的犹太父母在门口排起长队。尽管深知从此将天各一方,甚至生死两隔,但依然义无反顾,因为这是生存的唯一希望。

 

温顿收到超过5000个孩子的申请信息。随着想要转移的儿童人数增加,长长的队伍引起了盖世太保的注意,温顿和朋友只有暗中通过贿赂一次次化险为夷。
 

为了给孩子妥善的安置,温顿马不停蹄地游说各国政府。只有英国同意接收这些难民,但要求温顿必须为每个犹太儿童,在英国找到愿意收养的家庭,政府才同意颁发签证。

1939年初,温顿将布拉格的工作留给两个朋友雷弗 • 查德威克和比尔 • 布拉兹特打理,只身一人返回伦敦,却仿佛带有万千雄兵。没人能比身处二战爆发前夕的他,更能理解战争的残酷和无情。

 

在伦敦,温顿和志愿者一同寻求「难民儿童运动」的援助。他们印发孩子们的照片,通过报纸广告和犹太会堂公告,千方百计的寻求愿意接受难民儿童的寄宿家庭,想方设法四处筹措资金并安排交通工具。

 

1939年3月14日,两名志愿者在捷克,温顿在英国接应,载着首批20名犹太儿童的「温顿列车」,从布拉格威尔森车站驶出,乘船穿越英吉利海峡,最后抵达英国利物浦车站。那里收养家庭都在等待着孩子的到来。每个孩子身上,都系着身份号码。

 

次日,德军进入捷克首都,时间紧迫,战争一触即发,英国的入境签证却迟迟不到,温顿被迫开始伪造英国内政部的入境许可。而与此同时,捷克铁路官员也威胁道,若是钱不到位,就要停运火车并抓捕孩子。

 

为此,温顿只能变卖财产,用所有积蓄填补空缺,一次次贿赂捷克铁路官员,期待他们能够手下留情。3月到8月,先后8列火车载着669名犹太儿童逃出地狱。

 

最后一趟「温顿列车」于1939年8月2日出发。来送别孩子父母情绪激动而复杂,尽管明白此生也许再无法重聚,生离死别中依然带着一丝对未来的希望;懵懂的孩童,离开熟悉的环境和亲人,前往陌生之地,被恐惧和不安紧紧捆缚。
 

当年被妈妈放在火车上时,阿尔弗 • 杜布斯勋爵只有6岁,「我仍能清晰的回忆起当时的布拉格车站——孩子们、父母亲们、戴着纳粹十字记号的士兵们」。

 

这位英国工党政治家抑制不住激动,「当我们第二天晚上到达荷兰时,大人们都欢呼起来,因为我们终于离开纳粹的魔爪了。我那时还不太明白」。

 

如今,83岁的勒娜特 • 拉克索娃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吃菠菜」,爸爸妈妈还是坚持要送自己上车;当时8岁的托马斯 格劳曼牢牢记住了妈妈在车站说的话,「好好学英语,所有的事情很快都会好起来的」。

 

如今她的英语非常好,却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也没见过本该坐9月1日的火车来英国的弟弟。

 

然而厄运还是降临了。9月1日第9列「温顿列车」,最终没能跑过德国的闪电战。

 

1939年9月1日清晨4时40分,德军闪击入侵波兰,全面封锁通往邻国的边境线。最后一趟「温顿列车」在边境被截下,直接改道开往索比堡集中营的毒气室。

 

这批最后的250名孩子,终于没有机会走出去,没有机会再看一眼还没来得及探索的世界。温顿的营救计划也只能被迫终结。

 

「宣布关闭国境的几个小时后,那辆火车消失了。我再也没见过那250名登上火车的孩子。250个焦急等候在利物浦大道上的家庭,等到的却只有无尽的悲伤和绝望」。

 

尽管已经时隔多年,每当提到这令人心碎的最后一次旅程,温顿依然为没能再快一点而懊悔不已。他说,「如果火车能够提前一天出发,结局一定会完全不同。没有一个孩子再有音讯,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前面8辆「温顿列车」,一共救出669个孩子。回到英国后温顿将孩子们逐一安顿好,让他们在全新的环境下健康长大。

 

在捷克,共有15000名儿童在二战中丧生。温顿营救出的669个儿童,基本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当身后的祖国变成人间地狱,这669个「勇敢的求生者」走下温顿列车,在异国他乡开始陌生的生活。

 
温顿给了捷克的孩子们「最好的礼物」:获得生命和自由的机会。据媒体统计,这669个孩子加上他们的后代,有6000多人因为温顿的营救而活在世间。而喷着蒸汽的火车,成为他们心中最痛苦也最庆幸的回忆。
 
时隔半个世纪的时光,终于,BBC周日晚间节目「那是生活」的演播室,温顿和其他人一起坐在观众席。
主持人艾斯特 • 兰泽恩一边翻阅着剪贴簿,一边讲述那段尘封的历史,孩子的照片和基本信息、筹资记录、英国政府表示不能再接收更多难民的信函…
 
直到最后,主持人从一份列着获救孩子名单上读出一位现场观众的名字,「维拉 • 迪亚曼特」,兰泽恩对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说道,「此刻,温顿先生就坐在你身旁」。
 

世界安静了两秒钟,带着全然不知如何是好的笑容,维拉伸出双臂拥抱温顿先生,「谢谢,谢谢」,她喃喃说着,眼角含泪。

 

主持人问:「在场还有被温顿先生救过的孩子吗?」除了第一排的温顿先生,全场观众都默默起身,注视着温顿先生,有人暗自垂泪,现场鸦雀无声。

「我深知,自己的命是他给的」,杜布斯勋爵回忆道,「当有人救了你的命时,那种感情非常强烈,我简直不知该如何自处」。

 

78岁的温顿缓缓地起身,回望着这些如今都已年过半百的「孩子」,又缓缓地坐下,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食指伸到镜片后抹了下左眼,又抹了下右眼,紧抿嘴唇,强迫自己保持平静。

 

温顿缓缓说道:「和战争本身比起来,我做的一切都不值一提,我并不想刻意故意保密… 只是,没说而已」。

这些自称为「温顿的孩子」中,有英国著名导演卡雷尔 • 赖兹、工党政治家阿尔弗 • 杜布斯勋爵,以及作家维拉  基辛等,她写的《温顿传记》,其后被拍成纪录片《尼古拉斯  温顿 ——上帝的力量》。

 

这部电影中,温顿和二战英雄奥斯卡 辛德勒相提并论。该片于2001年9月在布拉格首映,出席首映式时,温顿在那里见到了250名被他救出来的孩子。

 

 

长按识别二维码
观看纪录片

 

温顿从未细致解释过,为何要做这样一件义举,但在2001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透露了当时的想法,「看到那么多孩子处于危难中,必须要将他们带到避风港,但是当时没有组织可以这么做。为什么我这么做?有的人一生都在冒险,而有的人一生都从未冒过险」。

有的人生来伟大,有的人追求伟大,有的人硬被人说伟大。温顿始终认为自己是第三种,做对的事情根本不用再提,做完一件事再去做下一件就可以了。

 

所以温顿战后也始终致力于帮助智力残障人士生活,并协助修建了很多老人院。1983年,为表彰他为老人福利所作的杰出贡献,英女王就曾授予他帝国荣誉勋章(MBE)。

 

欧洲犹太人大会主 Viatcheslav Moshe Kantor 说,温顿当之无愧可以与辛德勒相比。「我要对这位大屠杀中的英雄致敬,在欧洲犹太人生死存亡的时刻,温顿的英勇事迹提醒我们,在面对逆境时,勇气和坚持可以发挥多么大的作用」。

 

2003年温顿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爵位。他坦率地说:「我居然因为65年前的事赢得荣耀,真的出乎预料。真正让我高兴的是那些孩子们——他们现在都已是爷爷奶奶了—— 都打电话向我祝贺」。

 

这位头发全白、牙齿掉光的老人一字一句地说着,极度克制和沉默寡言是战争留给他的刺青。但在场的温顿儿童阿萨夫 • 奥尔巴赫注意到:连总统都在偷偷拭泪

 

温顿的故事感动了所有人,这个不苟言笑的倔老头,却把如潮水般涌来的赞誉,归结为自己活得太久了,他说:「救人之举在今天看起来可能挺伟大,但当时真没觉得怎样

 

他不习惯被称为英国辛德勒,认为在捷克的那些志愿者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只不过他们都已不在世间了。

 

温顿100岁时,孩子们沿着当年的路线、坐着蒸汽火车来看他,温顿早早等在车站,一如70年前一样。

 

拉克索娃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人人都争着往温顿身边簇拥,她好不容易握到他的手,吻了一下,可准备的礼物却始终没机会送出:那是一幅木雕小版画,一列正穿越欧洲地图的火车,从捷克到伦敦。

 

温顿列车的首发站布拉格,和终点站利物浦,分别矗立起温顿和被救儿童在一起的青铜塑像,作为永久的纪念。捷克天文台甚至为一颗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温顿。

 

2014年,捷克派遣飞机专程将温顿接到布拉格,在布拉格城堡特殊典礼上,105岁的温顿在七位温顿儿童陪同下,领取捷克总统亲自授予的最高荣誉白狮勋章」。

 

捷克总统米洛什 • 泽曼说:「你的生命如此非比寻常却又如此低调谦逊,你树立了人道主义、利他主义和个人勇气的最佳榜样」。

 

温顿的获奖感言极其平淡:「真正值得铭记的,是那些愿意收留、接受他们的英国家庭,还有竭尽全力与德国人战斗的捷克人民… 我只不过尽了微薄之力而已」。

人们应该希望,善良、仁慈、诚实和荣誉总会获胜。应该意识到仅仅「今天我没有做坏事,我是个好人」还不够,应该说「今天我有机会做一些好事」。——温顿

 

时隔多年,温顿终因他的义举,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和荣誉。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铭记战争当中,曾有成百上千的人,为营救和安置难民付出无数无私而感人的努力,有些人甚至献出生命。他们应该和温顿一样,赢得世人永恒的感恩和敬意。 

 

2015年7月1日,尼古拉斯 • 温顿爵士辞世,享年106岁。

 

英国首相卡梅伦致辞说:「今日,世界失去了一个伟人,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温顿营救孩子们的人道主义精神」。

 
温顿老人用106岁的生命,践行了爱的真理:「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4—8节)
 

在人性的每次善与恶的交锋中
总有这样「不自量力」的英雄
拼尽着自己最大的能量和努力
守护着即将被黑暗吞噬的光芒
而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渺小
往往才能做出真正伟大的事情
 
 
 

Refrence:
1. 澎湃新闻 | 从纳粹手里救出669名难童的人
2. 全球爱之音:今非昔比|「英国辛德勒」尼古拉斯•温顿
3. 历史日记本 | 二战日记:温顿与他的孩子们

人只有一生一死,要活得有意义,死的有价值

| 哥林多前书 13:13 |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

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 Copyright 

丹尼尔主编作品 | 尽情分享朋友圈 | 转载请联系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