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ula的埃塞俄比亚之旅(2) – 初遇Addis Ababa

当我们的飞机在埃及的首都开罗机场降落时,我们得到机长的广播通知,去埃塞俄比亚的乘客只能呆在飞机里等待,只有大约十几个去埃及的乘客在这里下飞机。我从窗户向外看去,看到的是持枪的士兵围绕着我们的飞机,再就是机场围栏外的沙土地,看不到树木,看不到花草,也看不到绿色的田野,那是12月30日的下午,只有寒冬的风卷起黄色的沙土在旷漠的机场上空飘舞。。。2小时后我们的飞机起航向埃塞俄比亚飞去。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马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向窗外看去已是满天的星斗,向下看去,灯火灿烂,飞机开始降落,在简陋的亚的斯亚贝巴机场,有2个航班着陆,到达厅里显得非常拥挤,再加上几乎所有的乘客都推着行李车等着取托运的行李,当行李传送带开始转动时,更引起了小小的躁动,人们争先恐后的去拿自己的行李,惟恐拿不到似的。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经过了海关,也通过了边检的盘查,刚出了到达厅的大门,几个当地的年轻人就涌上来。他们是在争取我们上他们的出租车。经过讨价还价我们上了一辆蓝色的出租车,这是一部在中国都少见的老爷车,大约是70年代的Toyota,好在跑的还挺快。车驶出机场上了一条较宽的马路,这时我的睡意全没了,睁大了眼睛看着街道两旁,很少高层建筑,沿街许多2层或3层楼,象是临街的商业房,也偶然见到几座5,6层的公寓房,晚上9点多钟,已经很少见灯光,只有街道两旁橘黄色的路灯,司机告诉我们Bole是亚的斯亚贝巴的一条主要的街道,两旁的建筑主要是一些商业写字间,银行,一些国家的使馆,饭店及一些商店,是这里比较摩登的商业街。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半个小时后到达了我们预定的饭店,饭店坐落在另一区,这里的灯光更少了,这是一座4层的红砖建筑,一座小型的饭店,大约有30间左右的客房,在饭店昏暗的大厅里我们办理了住宿手续,房间看起来很干净,有卫生间,热水,淋浴。在离开瑞士前,我听说在埃塞俄比亚有一些小饭店还有教堂里有虱子和跳蚤,我一直忐忑不安,进了房间就四处查看,看是否在地毯上发现什么,老马笑着对我说,不要看了,这里不会有虱子的,我们去餐厅吃点什么吧,这是他第四次来这个国家了,我也就放下心来,不再找了。到了餐厅,我们要了当地的传统食品injera(银芥拉音译),这是在一种平底锅里摊的煎饼,淡味,没有油和盐, 稍微有一些酸味。平放在圆形大茶盘里,上面摊上几种炒的蔬菜,豆酱等,这是星期五的斋饭,是穆斯林的斋饭,其他日子是一些炖的肉或者排骨,不用筷子,不用刀叉,用右手撕一小块饼,然后撮起一些菜和饼一起放在嘴里,当地人忌讳用左手吃饭,可能和阿拉伯的传统习惯有关系,他们讲左手是去卫生间时用的。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早上的六点钟,我们被附近教堂大喇叭里播放的祈祷和唱经文吵醒,据说每天如此,有时候唱通宵,这里的宗教分两大类,一是基督教,另一类是伊斯兰教。在教堂里人们非常虔诚的念经文,虔诚的祈祷,我经常的看到有人甚至在路过教堂时也要在胸前画十字,去教堂祈祷的人们在教堂外就已经开始吻教堂外的围栏,在门外的台阶上就开始下跪,画着十字祈祷着并吻那些台阶,有的先围着教堂外转一圈,四面八方的下跪,祈祷,画十字,吻台阶,吻墙壁。然后进入教堂后再下跪,画十字,祈祷,吻一些教士手里的十字架,出了教堂又是老一套重演。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多山国家,地处高地,也称Highland,海拔在2千到3千米,季节分两季,旱季和雨季,夜晚气温在10度到20度左右,白天在阳光的照射下能达到30度以上,南部低地在赤道附近,白天气温达到40至50度。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早上8点多钟,夜晚的微寒被阳光逐渐吹散,我们踏着温暖的阳光来到了离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咖啡馆,坐在临街的太阳伞下,要一杯macchito,(这是一种意大利咖啡,混合了牛奶的咖啡,在这里名字都没有变,在意大利也是这么叫来着)品味着香浓的咖啡,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形形色色的人着形形色色的服装,放羊的赶着羊群穿越马路,有头上顶着大筐水果的,背上背着硕大水罐的妇女,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穿制服的学生,擦皮鞋的孩子拎着脚蹬,来往的大公交车喷着浓烟,小巴士上的售票员大声吆呵着招揽乘客,还有一些老爷卡车上载满了人,这些卡车大多是从欧洲淘汰下来的旧车,我还见到很多中国的东风卡车。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埃塞俄比是一个混合了多种文化的国家,19世纪末,曾被意大利占领,至今仍可以看到一些意大利文化,欧洲文化的痕迹,同时,他离阿拉伯国家很近,也渗透了阿拉伯文化,还有非洲传统文化,也有70年代埃塞俄比亚搞社会主义运动的遗迹,多种文化在这里交织融绘,造就一种特殊的文化,这也使得埃塞俄比亚不同于其他非洲国家。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就人们的肤色看有点象黑人和白人的混血,颜色很淡,而且不象传统非洲国家的人有着塌的鼻梁,大的鼻孔,平的脸,可能由于离阿拉伯国家较近,那里的人通常都有宽宽高高的额头,长园脸,很直的鼻梁,而且很多人的头发也不象传统的非洲人那样,他们都有着非常骨感的身体,尤其是女人,非常苗条但是又有着非常性感,非常上翘的臀部,修长纤细的腿。他们的传统服装是用白色的棉布做的长裙,再围上白色的棉布长披肩,由于多种文化的融会,使得他们的服饰也呈多样化,不过主要还是长裙,和五颜六色的大披肩从头上一直罩在肩膀上,由于国旗是红黄绿的组合,很多服装也采用了这三种颜色。在离阿拉伯国家较近的地区,人们的服饰较接近阿拉伯人及印度人的习惯,妇女穿颜色绚丽的带有蕾丝的长裙,里面还有类似丝绸的鲜艳的长裤,再有大的披肩,有点象印度的莎丽。只有在亚的斯亚贝巴可以看到很多的牛仔裤,体恤衫,或者上班族的服饰。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在首都亚地斯亚贝巴可以吃到非常正宗的意大利菜,大大小小的意大利餐馆遍布大小街道,在一些大餐馆里主要烹饪意大利菜,还有当地的菜,谈到饮食,我不得不说一下这里的面包,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小村落,大的餐馆还是小饭店,都有非常新鲜的面包,带有麦子的香味,也有法式的长棒面包,这是由意大利人带来的。尤其是咖啡,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咖啡树,几乎每个家庭都有成套的咖啡用具,即使在一些小的村落里,我也看到一些妇女在家里煮咖啡,没有摩登的电咖啡壶,从院子里的咖啡树上摘一些成熟的咖啡豆,成熟的咖啡豆是鲜红色的皮,霉绿色的豆子,拨了皮,把豆子在碳炉上烘炒,咖啡的香味会满布整个屋子,当咖啡豆差不多呈较重的茶色,再把这些豆子在石臼里研碎,就像是咱们在石臼里捣蒜一样,然后把这些研碎的咖啡放在一种当地特有的大肚细长颈的由泥土烧制的咖啡壶里在碳炉上煮开,在饮用前就已经陶醉在咖啡的香味里了。另外在大大小小的餐馆里,你能看到陈旧庞大蒸汽式的意大利咖啡器摆放在吧台上,大概是意大利40年代或者50年代的产品。在这里人们通常喝 macchito。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第2天我们如约来到那家旅行社,再确认一下关于埃塞俄比亚北部城市和村落的行程,以及看一下我们租用的车子的状况,在埃塞俄比亚汽车运输是相当重要的,也占相当大一部分,飞机和火车都只能到达有限的几个城市,即使公路运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路况很差,大部分的公路是土路,盘山路。旅行社的老板福来德30多岁,是半个瑞士人,这么说是因为他的父亲是瑞士人,母亲是埃塞俄比亚人。他的旅行社在当地算是较大的一个,坐落在那条摩登商业街上,10部小型巴士,15部4/4吉普。他是在瑞士受的教育,也曾在德国的旅行社工作过几年,讲流利的德语,瑞士德语,英语。我们拟订了旅行计划,还预定了一些饭店,但有一些饭店无法预定,因为适时正是埃塞俄比亚圣诞前夕,这里的圣诞节是1月7号,还有每年1月19日的主显节庆典。很多的游客,还有很多在国外定居的埃塞俄比亚人都会回乡来参加庆典,这是两项比较重大的庆祝活动,很多能够预定的酒店早在12月都已经定满了,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但福来德告诉我们或许一些小的酒店我们可以碰一下运气,还有一些小的村落也无法预定酒店。另外他告诉我们车子正在修理厂大修,4天后我们就可以起程。这样我们在亚的斯亚贝巴又待了5天。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第六天的早上6点钟司机准时来到酒店,天刚朦朦亮,我们驶出了亚的斯亚贝巴,2小时后停在了一个小镇,在一个饭店里用早餐,这时我得以看清我们的司机—安塔纳,一个20多岁敦实的矮个子,园胖脸,能够讲英文,经过简单的交谈,得知他以前曾做过出租车司机,曾在另一个非洲国家驻埃塞俄比亚的大使馆做过司机,到这家旅行社工作才一年,在这以后的20多天里,我们和安塔纳一起度过了愉快有趣的旅行。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第六天的早上6点钟司机准时来到酒店,天刚朦朦亮,我们驶出了亚的斯亚贝巴,2小时后停在了一个小镇,在一个饭店里用早餐,这时我得以看清我们的司机—安塔纳,一个20多岁敦实的矮个子,园胖脸,能够讲英文,经过简单的交谈,得知他以前曾做过出租车司机,曾在另一个非洲国家驻埃塞俄比亚的大使馆做过司机,到这家旅行社工作才一年,在这以后的20多天里,我们和安塔纳一起度过了愉快有趣的旅行。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作者: exiula 转载或引用前请经原作者允许
原文地址: exiula的旅行日记

《exiula的埃塞俄比亚之旅(2) – 初遇Addis Ababa》上有0条评论

  1. 太羡慕你了!!!真的!!!

    去非洲是我多年的梦想!!!

    但总觉得非洲是绝对不能自己去的…

    所以…一直没能实现…

    但从你这里就实现了…哈哈…非常感谢!!!

    还有,一个小小建议啊…能不能把PIX再放大一点…那样看起来更过隐!!!

    期待着你下次旅行后的大作!!![emot]envy[/emot]

  2. 惭愧中…

    我直接进入了第二篇…

    看上面用的是第一人称…

    所以…误会了…该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