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相信去过拉利贝拉的人,无不被那著名的岩石教堂群所震撼。这些教堂始建于十二世纪,九世纪的时候,阿克苏姆王朝在红海附近的伊斯兰教和贝贾人入侵的压力下,开始慢慢衰败解体,导致了Zagwe王朝的出现,埃塞的政治与宗教中心也向南迁移至拉斯塔地区的Roha,当时的国王拉利贝拉为巩固政权,弘扬基督教,开始在拉利贝拉这个小镇兴建教堂。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从阿克苏姆到Adigrat ,从Mekele到Maych'ew ,在埃塞的Tigray省的这片土地上,聚集着大约30座古老的岩石教堂,有些甚至比拉利贝拉的教堂更古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在4世纪的时候,基督教流传到了埃塞俄比亚,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徒们在岩石上掘凿出他们的教堂和修道院。岁月流失,历史沧桑,不同寻常地经历,迷一般的传说。埃塞俄比亚成为基督教的一个特殊的例子,那在历史长河中丝毫未损的虔诚:一如建教之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爱思福从开始就告诉我们:Mursi人非常凶悍,残忍,他们并不象其他部落族类那样农耕,畜牧,而是以捕杀野兽为生,当然,有时他们也不放过闯入他们领地范围的其他族类和陌生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在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交界处的Omorate,居住着一特殊的族群Dassanech部落。这一族群在埃塞俄比亚南部的众多原始部落里并不显赫,在各种guide book里也是笔墨甚微。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valley的Hamer部落。Turmi是个小镇,镇子周围有不同的部落村子,但主要是Hamer 人的聚集地。司机爱思福说Hamer 女人是这些个部落里最美丽的女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karo人的另一种展示美的方法是在嘴唇下部镶上金属针和其他装饰物。如今在欧洲,很多年轻人喜欢镶上鼻环,眉环,在肚脐上穿上金属丁,以显示与众不同,在欧洲看到男女如此,我并不厌恶,但也不觉得美,但在karo人身上,却有一种震撼的美,一种和谐的美,野性的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如果说去埃塞俄比亚的北部是了解那里的人文景观,那么南部的埃塞俄比亚则是另一番景色,在Omo Valley居住着如此多种类的原始部落,人们来自东南西北,带着自己特有的文化,在Omo Valley这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安顿下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哈拉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具有浓厚阿拉伯文化气息的城市,这里的建筑也是阿拉伯式的,因此又称石头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车里放的音乐随之飘了出来,4/4拍节奏欢快鼓点强劲的非洲音乐,顿时引来了人们的目光,大人,孩子都放下手里的活计,围着我们的汽车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了欢快的非洲舞,男男女女,老人孩子,着长衫的,光着背的,赤脚的,尽情的舞着,我们的激情也被点燃,随之舞动起来,仿佛是在音乐的天堂,没有肤色之分,没有贵贱之分,没有老幼之分,没有美丑之分,所有的一切都在音乐里溶化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拉利贝拉是埃塞俄比亚的几个主要城市之一,12-13世纪也曾是埃塞俄比亚的首都,这里有11个古老的教堂,著名的岩石教堂就在这里,圣诞的庆典主要在这里举行,虽然各地的教堂都会有庆典活动,但是这里是主会场,届时会有很多人来这里集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当我们的飞机在埃及的首都开罗机场降落时,我们得到机长的广播通知,去埃塞俄比亚的乘客只能呆在飞机里等待,只有大约十几个去埃及的乘客在这里下飞机。我从窗户向外看去,看到的是持枪的士兵围绕着我们的飞机,再就是机场围栏外的沙土地,看不到树木,看不到花草,也看不到绿色的田野,那是12月30日的下午,只有寒冬的风卷起黄色的沙土在旷漠的机场上空飘舞。。。2小时后我们的飞机起航向埃塞俄比亚飞去。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