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在4世纪的时候,基督教流传到了埃塞俄比亚,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徒们在岩石上掘凿出他们的教堂和修道院。岁月流失,历史沧桑,不同寻常地经历,迷一般的传说。埃塞俄比亚成为基督教的一个特殊的例子,那在历史长河中丝毫未损的虔诚:一如建教之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在埃塞俄比亚的几次旅行中,我一直惊异于他们的宗教,还有埃塞俄比亚人对他们宗教的虔诚,甚至可以说是狂热。

基督教是怎样来到遥远的非洲?为什么他们的宗教里有着明显的犹太教的痕迹?为什么在东北非各国伊斯兰教的包围中,而埃塞人却独独坚守着他们的信仰,并未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这些疑问总是让我那好奇的神经处于紧张状态,每次旅行我都试图寻找那根源,可我又一次次地迷失在历史的渊源里,迷失在迷一般的传说中。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在很多传说中,以及埃塞的历史文献中都有这样的记载: 在3000年前,埃塞俄比亚的Saba女王前往耶路撒冷拜访所罗门大帝,她的拜访,给埃塞俄比亚带来的不仅是犹太教,还有所罗门的血脉,门涅利克(Ménélik),正是这个门涅利克,给埃塞俄比亚人带来了他们最初的文明和最初的宗教-犹太教,他从所罗门的宫殿里盗走了那传说中的宝物-约柜(Ark of The Covenant), 圣经里曾多次提起的约柜。

门涅利克把约柜带到埃塞后,先是藏在了Tana lake 上的一个小岛上,800年后,也就是在1600年前,埃塞人将约柜送到了阿克苏姆城(Axum)中St Mary of Zion 教堂。尽管,从那时起,就不断的有人在寻找约柜,甚至传说中的圣殿骑士教(Temlplars)的成员在几个世纪里也在试图找回那约柜,可那传说中失落的约柜却始终深藏在阿克苏姆城中。而埃塞人也坚信那约柜至今仍在阿克苏姆城。

(Sonic注:这个传说我有点怀疑,根据圣经记载,约柜的体积很大。要几个人用杠抗抬。圣殿里每天也有祭司轮班献祭。在所罗门的鼎盛时代,作为以色列人至宝的约柜能被偷走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最初约柜在埃塞每年的Timkat节(主显节)中被抬出,作为被祭奠庆祝的圣物,后为了安全,人们复制了一些板状石条,作为代替品,继而,整个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堂,都采用了此法。

当我初次抵达阿克苏姆城时,总是听人们说起那神奇的所罗门约柜,可所罗门这个犹太人的君主,以及犹太教的宝物-约柜,是怎么成为埃塞基督教徒们崇拜的圣物?为什么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盛典中,呈现出犹太教,甚至伊斯兰教的痕迹?那传说中的约柜是否真的在埃塞俄比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阿克苏姆城,这个被人们称为基督教在埃塞俄比亚的温床; 基督教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标志性城市,在4世纪的时候,基督教首先来到了阿克苏姆城,据说是在叙利亚的一位大主教的劝说下,埃塞俄比亚人皈依了基督教,此后的岁月里,犹太教,基督教,以及伊斯兰教在埃塞俄比亚这片高原上此起彼伏,纷争不段,到了7世纪的时候,阿克苏姆帝国的光芒开始暗淡,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开始转入低调时期,并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基督教完全脱离开来。教徒们在岩壁上,在山顶上,凿出他们的教堂和修道园, 一种解释是由于更接近天,也就更接近主,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安全,基于山崖峭壁的庇护,使基督教徒们度过了艰难的黑暗时期,一直到16世纪,沉睡了1000年,忘记了世界,世界也忘记了他们,在这千年里,埃塞俄比亚从世人眼里消失了,在自我封闭的1千年里,埃塞俄比亚保留了他们最初接受的基督教诲,并在原有犹太教以及后来入侵的伊斯兰教的影响下,形成了自己特殊的宗教文化。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作者: exiula 转载或引用前请经原作者允许
原文地址: exiula的旅行日记





最后编辑: Sonic 编辑于2007/07/12 13:02
游记-风情 | 评论(5) | 引用(0) | 阅读(10745)
Share |
cloudie
2007/12/01 14:21
呵呵,一直想要出去走走,只可惜现在的我还是个学生,只能在网上看看游记,通过别人的文字来了解各地风情,以后回经常来看的哦!!
Sonic 回复于 2007/12/03 17:37
网上看好啊。省了操心安排,免了旅途受累还少了大笔开销。

欢迎常来坐坐。 :)
HEHE
2007/08/24 20:36
我是英语专业的,最近在HARPERS上选了一篇加拿大作家的文章,看了之后,再看到exiula的游记,觉得风景和人文差异真的很大,这个作家出生于Addis Ababa,旅居国外多年,回到家乡深入贫民的生活,目睹爱滋病患者的生存状况,以及宗教给予Ethiopia人除了信仰,也给了他们满足现状的许多拖辞。他们接受贫穷和苦难,就像接受自然灾害那样淡然。宁愿接受救济,勒紧肚子度日,也不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过更好的生活.作者有一组数据不知道是否可信,在Addis Abab有百分之九十的贫民住在破旧不堪的贫民窟中。而且当地爱滋病感染率也很高。失业率高,贫民接受教育却同样找不到工作,所以现代文明似乎在那显得很无力。令人更觉可笑的是,作者来到妓院发现那里的生活要比称得上中下水平的贫民家庭好很多,而从业者都有着相似的遭遇-受尽爱人或丈夫的欺凌虐待.唉,拥有如此纯净的自然,他们的生活却无法让人轻松释怀.
Sonic 回复于 2007/08/28 11:15
是的,每当看到世界上那么多在苦难中挣扎的人,看到身边那些在痛苦中煎熬的人,心里总是沉甸甸的。
HEHE
2007/08/23 20:17
关于贫民窟以及其宗教渊源的,呵呵,
Sonic 回复于 2007/08/24 11:17
宗教渊源。你是学啥专业的?想听听你研究的见解。 :)
HEHE
2007/08/22 12:36
faint谢谢,正准备一篇关于埃的论文,多谢!
Sonic 回复于 2007/08/22 14:27
噢?关于哪方面的论文?
越人好影
2007/07/19 16:33
埃塞,基督教:)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