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拉利贝拉是埃塞俄比亚的几个主要城市之一,12-13世纪也曾是埃塞俄比亚的首都,这里有11个古老的教堂,著名的岩石教堂就在这里,圣诞的庆典主要在这里举行,虽然各地的教堂都会有庆典活动,但是这里是主会场,届时会有很多人来这里集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当我们的车子驶进市区时,已有很多的人云集在街道上,有来这里朝拜的人,有来观礼的游客,有乞丐,甚至有一些贼不远万里从各地来到这里,希望在庆典的这一天 能有大的收获。我们预定的饭店叫茹哈酒店,车子缓慢的驾驶在凸凹不平的聚满了人的路上,不时有乞丐和孩子敲着车窗乞讨着什么。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在距离酒店不远的地方,忽地一个年轻人冲了过来,对老马说,哎,我记得你,2年前我曾给你做过导游,然后就开始讲一些这里的情况,并介绍说今年来这里的人较往年多的多,他可以给我们做一些导游的工作,老马记得曾有一个年轻人给他做过导游,但不记得长的什么样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到了饭店,有很多的游客聚在大厅里,幸运,他们仍保留着我们的预定。洗去一路灰土后我们来到了教堂售票点,在这里进教堂是要买票的。那个年轻的导游在饭店 外一直等着我们,然后一路跟着我们来到了售票点,庆典将于第2天的清晨举行,当天的晚上也有一些祈祷活动,导游答应将带我们到教堂庆典的中心,并答应当天 晚上带我们去观看晚上的祈祷活动。当我们返回饭店,在饭店的大厅里一个当地的年轻人在喊老马的名字,经过交谈,原来他才是2年前给老马做过导游的,另一个 人是一个说谎者。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晚上9点我们如约来到教堂门外时,那个说谎的年轻人等在那里, 我们戳破了他的谎话,他讪讪地干笑了两声,无言以对。教堂的正门和侧门外已经围了许多人,也有很多西方的旅游团等着进入,我们从正门进入院子里,院子里也挤满了人,人们有坐着的,躺在地上的,有站着的,有在闲聊的,有在喃喃地念经的,有的默默的坐着,没有下脚的地方,只有一条狭窄的过道供人们走动,教堂的正殿的门紧紧的关闭着,能听到里面的祈祷声,那个年轻人四处打听,最后告诉我们里面已经挤满了人,这个门大概不会开了。我们又来到另一个侧殿门前,这里也挤满了人在等着开门,我们的导游在敲着门和里面的守门人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门开了条封,顿时外面的人躁动起来,人们挤着往门里冲,我们的后面有一个意大利的旅游团,大约有10几个人,还有很多当地人,也有一些人不怀好意的挤在那里,我们一点一点的往里挪动,当来到两个门之间的狭窄过道上再也挤不动了, 人们都堵在那里,各种气味混杂着,我心里在担心着是否有跳蚤虱子,这时候我们是进退不得,大约有10几分钟,有几个持枪的士兵挤过来,大声吆喝疏散着,甚至在殴打几个当地人,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从人群中挤出来已是大汗淋漓,连毛衣都已经湿透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我们的导游又凑了过来,我们非常生气的问他明知道会有这么多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早点来,年轻人讪讪说道,如果提前付一些钱给教堂的话他们会留一些位置 的,我们听后苦笑不得,给了那个导游50比尔(埃塞俄比亚的货币名称,1美圆大约等于8.7比尔)把他辞退了,回到酒店的时候已是晚上11点多钟了。第二 天正式的庆典活动,说什么也要进入教堂,否则就白来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庆典活动大约在早上的8点开始,早上的6点我们就来到教堂门前,简直不可思议,这里仍是挤满了人,也没有人检票了。豁出去了就这么挤吧, 老马把他的摄影包扛在肩膀上, 告诉我在后面紧搂着他的腰,一点一点往里挪,最后在一个持枪士兵的帮助下终于挤进去了。进了里面,更让人苦笑不得,我大概估计了一下,大约有三四千人,人们错肩擦膀地挤在那里,有很多的人从前一天晚上都没有离开,睡在那里的。这时老马告诉我他裤袋里的一些钱没有了,大约有50比尔的零钱。 象那么挤着很难察觉有人在掏你的口袋,这时旁边一个西班牙的摄影师指着他的茄克衫的一个口袋对我们说,看我的衣服都被割破了,看来他也经历了那不可想象的进入过程,正说着,突然一声低沉的号角声,庆典活动开始了,一些教士,还有教堂的仪仗开始沿着教堂外围的墙上一字派开,围着教堂排满了一圈。这里的教堂不是砖瓦建筑,也不是木制结构,而是从地面开始向地下挖出来的岩石结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人 们都站在教堂的顶端,向下看去,下面也站满了着五彩披风的教主,举着颜色绚丽丝绸伞的教士,还有一些当地的VIP等,一些着绿色礼服的唱诗班的孩子,着白 色长衫的年轻人胸前挂着硕大的非洲鼓,唱诗班的孩子开始唱了起来,击鼓人也开始舞起来,教士们开始摇头晃脑的唱起经来,我周围望去,人们肃静地开始随着教 士们念起了经文,也有一些人围起圆圈,随着歌声击掌而舞,大约有10分钟左右,人们突然拉儿拉儿拉儿拉儿的吆喝起来,然后又开始唱经文,后又吆喝,我向身 旁的一个当地人打听为什么人们那么吆喝,他告诉我那表示着神在你的身旁。在以后的旅行中经常能听到人们在不同的场合那么吆喝,不仅是在教里,像各大的活 动,婚礼,葬礼等。这时我看到安塔纳在对面拥挤的人群中,默默站立着,虔诚的唱着,在胸前画着十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Photo © Marco Paoluzzo & exiula


作者: exiula 转载或引用前请经原作者允许
原文地址: exiula的旅行日记


最后编辑: Sonic 编辑于2007/02/28 12:08
游记-风情 | 评论(6) | 引用(0) | 阅读(11716)
Share |
ai
2007/02/25 17:18
我本人目前在埃塞,作者说的地方都去过,挺亲切的
Sonic 回复于 2007/02/25 17:52
那您走过的地方也真不少了。听说一些边远的地方,很少有游客去过呢。您是去那边做生意的?
WEST独自欧洲行 Homepage
2006/12/25 17:37
太向往了...

您是工作去的...还是自己旅行呢?!
Sonic 回复于 2006/12/25 18:01
误会了。埃塞俄比亚之旅这个系列的作者是exiula。我也是看了她的游记才对这里有了些了解。
startree
2006/11/30 10:11
今教堂居然要买票,已经成为旅游景点了么?
Sonic 回复于 2006/11/30 22:16
嗯。很可惜,在很多地方敬拜神的场所已经衰落、变质成为旅游景点了。

维也纳也是这样,有的教堂(天主教的)周日去免费,但平时去就需要买票。也可以理解,他们华丽的教堂需要很高额的维护费用。单靠政府支持压力肯定很大。所以最后就变为了以人的方式去经营了。
xiaojing
2006/11/19 23:46
感觉埃塞俄比的文化很复杂
Sonic 回复于 2006/11/30 22:17
嗯,确实是个很遥远很神秘的地方。
exiula
2006/11/19 17:18
Sonic你好, 最近在国内两个较大的网站上,发现盗用我的埃塞俄比亚的文章,并明目张胆地用自己的名字发表,更甚着,在每张图片下注明自己是作者。。。所以你能否在转载的每张图片下注明作者,这样假如有人从你这里转载,图片就有一个作者的出处,这样比较好。祝周末愉快exiula
Sonic 回复于 2006/11/19 20:35
好的,我下周一出差。周二或周三回来后我会逐一注明。
越人好影
2006/11/19 02:13
埃塞很有特点的地方。
Sonic 回复于 2006/11/19 20:38
是的。因为没有正式开放旅游,所以有机会去那边的人还是少数。和我们常去的欧洲、新马泰之类的地方差别很大。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